琉璃琉璃心

谁知道明天是否会死呢,今天还得去赚钱而不是花钱。

绿光森林26-2(敏感词是什么?)

“那是我正好说了你想着的那些话!”胡希斜了她一眼,嘿嘿笑着咬紧嘴巴。标准的老小孩儿那种我明了就非得挑明了说的斗气劲儿。

 

爱尔瑞丝张大眼睛看向他,“我累了,你能驮我回去吗?”

 

“乐意之极!”

 

胡希奔跑的速度不亚于换皮人,爱尔瑞丝只见绿满河岸。胡希悠荡树枝编结一条秋千带着她在水岸森林御风玩耍。遇见精灵他们骤然停下,那精灵慢回神撞见庞大的老树冲天的绿荫,待他又疑惑又感慨地走过,他们再悄悄上路。

 

爱尔瑞丝站在高处视野远及木殇之地,历经春花夏雨的几番疗养那处遂成花冠之城。正对大绿林的西北门户,有精灵正在兴建守护之塔。他们曾奉王命捣毁灰色山脉的半兽人支脉,如今长驻此处,只为密林河的源头不能为黑暗的奴仆开个口子。再往东,森林曾经的伤痕积攒下雨水,夕阳的粉彩倒映其间,镜湖闪光,精灵为其命名“泪珠儿湖”。许多许多年后,有天鹅飞落,于是更名“天鹅湖”。

 

“坐稳了!”胡希开始加速,“我要飞了——”当夕阳的最后一丝焰火于天边泯灭,就算是精灵眼也难以分辨胡希长至天际线的影子。霎时那抹虚影停落到王宫阶前,周身绿叶渐渐现出颜色。

 

胡希弯折身子,调皮地凑近窗户查找。枝梢儿顺着声音的方向并拢,树叶儿层层叠叠地铺展开。宫殿里的议论像被这只招风的大耳朵轻巧地掏了出来。

 

竟然是荷丽夫人……她在劝说精灵王……

 

欧罗费尔王显然很不耐烦……

 

“臣民都期盼着有新生的小王子。”荷丽夫人慈爱的话语里充满暖意。

 

“我儿子的婚姻不是筹码,他需要的不是政治,而是爱情。”

 

“伊西丝真的会很难过!”

 

精灵王倒了一杯酒递给她,“在国王精力强健时讨论王储的子嗣问题是大不敬!”

 

荷丽夫人闻言稳端酒杯行了一礼。

 

爱尔瑞丝皱了鼻子,在她心中,荷丽夫人是会尊重晚辈的选择、不出面干涉、令她敬重的长者。但是现在……她离开胡希的耳朵,不愿再听。

 

“他们都欺负你!”胡希绕了个弯儿伸指将她托上瑟兰督伊的窗。

 

绿荫掩映的窗里无人,桌上、地下整齐码放着纸质文书。一看就会觉得是国王临时起意送来的,与房间主人的行事风格不符。

 

爱尔瑞丝轻推半开的窗,她起跳的小动作因为门边儿的一抹儿淡影而停下。瑟兰督伊新装了墨水出现在房间里,正看着她。她为难的小表情儿浮现在嘴角,又有点儿俏皮地含恨看着他。

 

今晚他穿了一件宽松的坠地长袍,在柔和的灯光下整个人泛起珠光。他放下墨水,行至窗边,低声问她:“想清楚了,不反悔?”

 

爱尔瑞丝蹲下身,入眼是盛夏晚晴天的淡蓝星辰。她看着那一双眸子,掠过那高挺的鼻梁,向着他耳畔肌肤遗留的玫瑰色印上定情之吻,却突觉嘴唇擦上柔软的、甜蜜的什么东西,尝到芬芳的味道。一瞬间她明白,瑟兰督伊在吻她,是他先吻了她!她顺势落在他怀里,手指攀上他的背,挑落了他简单挽结的发带。瑟兰督伊的金发带着雨水的气息散开,被她交缠在指尖。

 

她攥紧指头,突然觉得很气,想要咬他,想要揍他,然而拳头抬起只是轻轻拂下。

 

“为什么是你喜欢我,却还要等你允许了我才能追你?”

 

“你不愿意?”

 

“大捌扭!”

 

她捋直他的手,掏出一枚白宝石戒子。那是她师从奥力学艺时,同诺多精灵一起在最初的图娜山上偶得的蛋白石。她将戒子的活口套在他的食指上,锁紧,轻轻捧起他的手吻上祝福。

 

“现在你也跑不了了。”她终于在气势上不输给他了。

 


绿光森林26

“爱尔瑞丝,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如果你什么都不说,我想我们会更好过。”她就这样走了。

 

昆迪在那儿站了许久,直到风声转变,他听闻耳畔空洞的回响,假装照看田里的草药。

 

“爱尔瑞丝!”

 

“爱尔瑞丝!”

 

“爱尔瑞丝!”

 

她的身边围绕着昆迪的影子。一会儿是蒲公英,一会儿是马齿苋,还有凉干的刺蓟。昆迪开始送爱尔瑞丝看重的东西,其实爱尔瑞丝只想要整株的药草移栽繁育。

 

她终于失去耐心,放下手边的零活儿,将昆迪收集来的草药分门别类摆满整面墙的药柜。关上门,像往日一样沐浴着阳光,走进枯叶林的阴影,她没有在草药田停留而是一直向西,穿过和瑟兰督伊一起走过的夹道。胡希不在树人山岗的尖端了,那儿出现一条通路,像打开一扇狭窄的门。

 

“胡希的家不在这里,它也只是好奇!”爱尔瑞丝在最高最壮的树枝上坐下来,“这个地方太无聊了,一点没有我想象中的样子。我了解了这片森林的全部,它对我再没有吸引力了。”她狠踢了一下树干,有片叶子离枝,像块祖母绿的宝石,向着水边飞落。

 

“哎哟我亲爱的小姐,”树人呼痛道,“谁惹您生这么大的气?”胡希饮水时打了一个盹儿,这下完全精神了。

 

“胡希,你在这里!”

 

“要不是我在这里呀,看看你将错过什么?”胡希伸手拂落垂挂的枝条,像绅士打理衣裳那样收拾妥当。他并拢脚趾改换了严肃的口吻,“始终鲜花盛开的维林诺,那里一层不变的美景,不是早已使你厌倦了吗?百般重复,永不完结的生命,对万事万物懈怠的观感,不是早已使你愤怒了吗?一切存在即是合理,无所作为的处世方式,不是被你排斥,坚决不要被同化吗?”

 

爱尔瑞丝略微皱眉,倾听胡希讲述她对他说过的话,不知树人话里隐含着褒意还是贬意。她知道这些,这些也曾是她的想法,但都敌不过一个精灵的无动于衷。少女的小小情怀,呈现在天光下,遭受的挫折如同羞辱,爱尔瑞丝也会害怕,大森林里的每一棵树都在看她笑话。她捏断一截儿树枝,恨恨掐住指尖儿。

 

“我尊贵的公主,”胡希将木质下颌担上爱尔瑞丝脚边的横枝,“不如骂他一顿出气好啦,要是骂不醒就甩了他!”见爱尔瑞丝不做声,他又说,“你都决心离开了,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我突然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喵呜不停:

五彩斑斓猫,转发送好运!


微博:喵呜不停 / 订阅:iMiao5

【免费试用】拥有它就拥有整个宇宙,晚安宇宙手帐送给你

关注kinbor给我来一本!

kinbor:

参加免费试用活动,可直接拉至文末~



kinbor联合LOFTER,邀请了治愈系插画家 @lost7 一起做了一本“晚安·宇宙”手帐本,和“晚安大家庭”一起守护你的晚安后小世界。


晚安·宇宙 领券限时折扣 点击购买>>晚安宇宙


【产品介绍】

  • 手帐本以纺织布为书衣材料,贴心的卡插、插笔位、书签都精致而细腻,封面刺绣是可爱又迷人的宇航员、玫瑰和星空。

  • 内页采用80g书写纸,不易渗墨,钢笔也能轻松hold住。


【心动亮点】

手帐本上的刺绣星星和英文字母good night采用独特夜光工艺,在黑暗里闪闪发光,带你找寻属于你的那朵玫瑰。



福利来啦~晚安·宇宙手帐本 最后一波免费试用!!!


【参与方式】 关注“kinbor”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kk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10位幸运儿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7月15日—7月20日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发文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

#kinbor手帐人生# 


kinbor X LOFTER “晚安宇宙手帐本”也已同步在kinbor天猫旗舰店销售

限时折扣 点击此处>>晚安·宇宙马上购买吧~


复制淘口令 €xUBcbamM8Ev€ 后打开手机淘宝也可以噢(。・∀・)ノ゙


绿光森林25

瑟兰督伊似乎睡着了,父亲看着手中的棉布,重复擦拭,直到一盆药汁用完儿子都没动一动睫毛。父亲施展隔离魔法,宛如新生的肌肤覆盖住缺损的左侧,竟与另一半一般无二。父亲垂下手指,不忍触碰那完好如初的假象,指尖落到儿子脖颈,随手为他盖上薄被。

 

爱尔瑞丝所有的念想被抛在一边,连医师的职责也被忽略了。她现在皱着鼻子捧了一盆刺蓟根出来照看受伤的鲍比。小羊胖胖的脸扁了一块,它垂着头,不愿去看任何人。

 

“没关系的,明天就会好起来。”她捧起小羊的头,挠挠它下颌软软的毛,开始研磨刺蓟根。

 

“来,上点药,你会好得快些!”她轻轻地润湿羊毛,可小羊一侧面颊的卷毛整个掉了下来,吓得她差点惊叫出声。她固定住小羊的头,悄悄藏起那些毛发,一只手在赤红的创面上细心涂满伤药。

 

“新长出来的毛会很白很漂亮的噢!”妮可佳凑近了,摆弄摆弄盆里植物,确定它是新鲜的。“噢,爱尔瑞丝,你在哪儿找到这些的?”

 

“林西。”

 

“我记得那儿有一片地,但都挖干净了。”妮可佳蹙着眉揉搓着刺蓟根。

 

“我们今年可以在识得的地方补种一片。”

 

“这是个好主意,爱尔瑞丝。”妮可佳倒掉药渣,挤干棉布中的血水,接着抹净器皿。

 

“终于要处理完这堆血腥的东西了。”她推开所有的窗,深吸一口夜晚清冽的空气,转头对爱尔瑞丝说,“晚上一起喝点什么怎么样?”

 

夜风穿堂而过,吹散血与药的腥味儿,同时扫除紧压在医者心上的负担,妮可佳不禁快乐起来。

 

“你要到哪儿去?”她惊异。爱尔瑞丝没怎么在意她的话,而是抱上干净的盆和棉布正欲走出去。

 

“你去休息吧!”爱尔瑞丝浅浅笑着,“我还有病患放心不下。”

 

“咦?”妮可佳歪头琢磨着这句话,以手挡开伸角尖过来关窗的小羊。

 

“爱尔瑞丝……”这位跟从欧罗费尔国王一起到来的辛达精灵轻轻笑起来,拨开耳侧垂下的银色长发。似乎有些揶揄的味道,她朝爱尔瑞丝挤了一下眼睛,笑得鼻梁上都是皱褶。

 

“妮可佳……”爱尔瑞丝一点儿也不恼她,“好好散心。我得走了!”

 

“爱尔瑞丝,”妮可佳将手遮上嘴巴,凑近她,“王子殿下是国王陛下的收藏中最重要的珍宝,并且是亲手创造的。”她带着点儿坏笑又说道:“鉴于今天这样冒险的一种情况,你将有段时日见不到他了。”说罢,她过来拉她,“走吧,我们安心去玩啦!”

 

木精灵乐观的天性渗透进生活中的每一件事儿,战后的和平与欢乐更是值得称颂的。

 

林中聚会已然开始,妮可佳和爱尔瑞丝是晚到的两位。值勤的精灵高踞屋顶,耐心观察树林内外微小的异动。飞禽走兽此一声彼一声地应和,接力传达平安的消息。爱尔瑞丝数过九个暗哨和五个巡逻兵,就看到早前被解救的精灵手持烟火食物穿梭于森林精灵主力军的各处酒席。他们绝口不提狱中遭遇,反而纵情长歌,仿佛出了牢笼就是美好生活,再面死敌仍旧不失勇气。

 

“西尔凡宽和多了!”明朗的心境油然而生,爱尔瑞丝感喟这种教化来之不易。

 

“在想什么?”妮可佳端来两杯酒,“抿一口,然后和我们一起跳舞吧!”

 

还没等她答应与否,远处有精灵叫她。

 

“爱尔瑞丝我能请你吃甜点吗?”

 

“是酪酥糕!”妮可佳伸手,一副要抢的架式,她说,“我们也要尝尝。”伊西丝顺势撒了手,一整盘都被端了去。其他精灵也过来分享,他们越走越远。

 

“爱尔瑞丝——”伊西丝倚靠在旁边的树干上,轻声说道,“我喜欢瑟兰督伊。”

 

“他喜欢你吗?”

 

伊西丝满不在乎地自言自语,“他又喜欢过谁呢?”但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很失望没在银发女精灵翘曲的睫毛上看到一丁点儿闪光。

 

“那是你看不见……”爱尔瑞丝叹气。那隐秘的伤痕,蚀骨般深刻,那残留于心的会是谁呢?

 

“喜欢他的女孩子很多呀,从精灵到人类都有。”伊西丝的口气挺不屑的,好似她最有理由,所以不必争抢。“辛达精灵要在这片土地上扎根,想要南北两境合二为一,难免有些牺牲。而损失最小的,舍弃并不存在的爱情去选择持久又有利的婚姻,是每一任领导者欣然同意的决定。”

 

“谁的提议?”爱尔瑞丝一语道破,不过是坚信欧罗费尔王不一定会有那种想法。

 

伊西丝不着恼也不吃惊,挑衅似地回答:“木精灵乐见其成。”

 

说道木精灵,他们热烈拥抱大绿林清冷的春夏。适当施以水肥,在枯叶林抚育幼苗,吟唱亘古的歌谣祝福每一朵为今生绽放的小花。等到刺蓟抽叶出芽,他们真的移栽好多放进保育田,每日捉虫养护,期盼天然窖藏足以支撑整个族群的医疗开销。

 

“爱尔瑞丝。”她回首,从忙碌中直起身,只见昆迪怀抱一束野花有点腼腆地看着她。

 

在送宝石首饰被拒,爱尔瑞丝只留下一些外伤草药,又总是远遁枯叶林躲着他以后,他终于鼓起勇气,采摘一把鲜花,以森林精灵的方式,求婚。

 

那一把鲜花在如今叶卷芽稀、果实凋零的森林需要走遍边界线的土地才能寻得吧,可是那样又掐断了多少花开的希望啊!

 

昆迪凝望着她微隆的眉峰,感觉像在自己心尖儿失手剪了一刀,等他发现错了,一切都晚了。

 

“不要……”这是昆迪说的,他急于挽回,却不知所措。

 

“我不要,你知道我不会要的。”她厌烦了礼物攻势。这一千年,她在西尔凡的领地,拒绝的好意不计其数。她承认那是有情人之间浪漫的连结,可她不能忍受的是目的性极强的接近。

绿光森林24

瑟兰督伊翻开几页纸,尽是补栽树苗、果木修枝等不疾不徐的事情,连建积雨池、造木屋等现行计划都没有。父亲已经出去了,马鞭像条蛇留在桌面上。瑟兰督伊拿过茶杯,里面有热水,果篮里香喷喷的烤栗子。看来父亲的惩罚就是把他关在宫殿里。

 

“我想起来,你作为王储不该逃避自己的责任,之前是我太放纵了,我已经很好地反思了。”欧罗费尔放下一摞蜡板。战报是绝不会用这个写的。便于涂改的蜡板上惯常会有的一句话就是“一切正常。”下面是地点和签名。

 

父亲也不看重那摞蜡板,倒是把食盒放在桌子中间。瑟兰督伊咬了一口软软的酪酥糕,奶香浓郁。“呃——”即使咀嚼这么温软的食物,左颊上还是有些痛。感觉到父亲的注视,他加倍小心,然而父亲并没说什么,收了东西走了。

 

瑟兰督伊集中精神翻看公文,但是不论他的速度有多快,都不能忘掉左半身的疼痛。他掀开衣服察看,烫伤的痕迹估计到明天也不会好。左臂上尖锐的疼痛连成一片,像密集的针在扎,连骨头都有些酸麻。他离开座位,找了一圈儿,酒柜的瓶子空了。他抱怨父亲是故意的。

 

橙红光线直直穿过西窗,植物叶子、旧书皮的边缘镀金了一样发亮。那通透的光映照着屋子,留下半面墙的窗格彩绘。瑟兰督伊走进阴影,墙后有精灵在说话。

 

“再去找!”父亲的声音出奇地大。

 

“陛下,冬春刺蓟无茎叶,辨认不出。医师凭借记忆只找到这些……”

 

瑟兰督伊听出基尔克的苦恼,医师的小小委屈都体现在不平顺的语调里。后来,他的嗓音发紧,渐渐没了声。

 

精灵喜欢踏青、采摘,收集夏日的赠礼,冬季草药储备不足,倒是个问题。

 

瑟兰督伊随手拾起角落的木板,父亲的批语和臣下的应答完整地写在上面,他又翻了翻,这里所有的文书都经过处理。现在想想,依父亲的高效,他夹在书里的信是被发现了,还是忽略掉,可能性哪个大?可以肯定的是,父亲是部署好了大绿林的一切才出发。他扔下木板,砰地一声,没有扬起一星儿灰尘。除了那些好像临时搬来摆摊儿的文书,整洁的房间一处细小的装饰都没有改变。

 

父亲推开房门,看到他无趣地站在窗边闲逛,就说:“我想,你至少该对大绿林的内务感兴趣。”

 

“我会培养加里安的兴趣。”他笑笑,然后抽气。

 

“牙疼?”父亲从齿缝间挤出这两个字,将一串钥匙拍到他手心。

 

“ADAR,修整森林路的木钉,若切割出钉帽与套孔要比直接锯断木楔固定效果好。”

 

父亲举起一只手,“放手去做吧!不过,现在,去洗漱。”

 

瑟兰督伊即刻跟上父亲的脚步,穿过宫殿的外廊柱和其间背着光斑跳舞的尘屑。他忽然意识到隔墙听到的声音是由多少精灵跑动造成的啊,以至于晚霞瑰丽的光线沾染上尘土的颜色。但此时好安静啊!橡木枝梳理过的风与光芒落到身前,带来被晚霞浸透的玫红,宛如丝绢,从天幕降下一路铺陈至脚边。

 

好美啊!

 

他们沿着宫殿的轮廓线兜圈子,踏过多个转弯,深红色的树林中没有任何精灵的身影。父亲打开一道备用门,领他走上一截木梯,穿过逼仄的通道,一头扎进朦胧的光晕之中。瑟兰督伊没有准备,打了个喷嚏。眼前白茫茫的,又湿又热,嗅起来像草药蒸汽。

 

什么也看不清,唉。瑟兰督伊在心里哀叹,ADA一定觉得我丑了!

 

我是不会嫌弃自己孩子的!父亲偷听瑟兰督伊内心的能力从来不曾衰减。“快去洗洗,需要ADA亲自动手吗?”

 

浴室里热气蒸腾,空气却相当纯净,闻起来有种别样的清香。瑟兰督伊搅动一下池水,水温刚好,就好像这些蒸汽是特别倒进来的。他没再多想,滑进池底,耳朵贴上温凉的石壁,细微的声响传来,像捣药的石杵轻轻剐蹭着陶罐。他伸手拨开池底被水泡热的卵石摸索传音的缝隙,然而水池并没有开裂,声音是发自热气涌出的那个方位。

 

他仰卧在水面上,温水浮到耳际,吸吮着他的长发,他把头发拖开一点,露出眼睛,看着那里。

 

云雾飘洒,暖湿气流扑到脸上,像敷上一层伤药,药香渗透肌肤,温凉舒适。这是一间治疗室嘛,他躺在卵石出水的斜坡上这样想着,果然于目力所及之地发现治疗用的石台。精灵偶尔会用蒸汽除尘而后治疗重伤患。那响在他耳边的就是捣药声了。

 

那声音有着舒缓的节奏,一点一点导引梦境。倦意像水鬼小心地抓着他,他忽然觉得四肢沉重,水波儿漾荡。溺水的警觉像在脑中擦燃一根药捻,火花儿一响他就醒了,并没睡过去多久。他犹记得梦中的女精灵,她微微倾身,灰眸隐藏在低垂的羽睫之后,专注于指尖的什么工作。不同于西尔凡发色的柔软发辫自肩膀溜下,随着双臂小幅的动作蹭来蹭去,将银亮的发丝粘到粗糙的衣料上。

 

她很早就在这里了,远在辛达精灵到达以前。她和西尔凡们混得很熟,他们崇敬她、善待她、接纳她,虽然外表上她与他们相去甚远。她是最早到来的辛达精灵吗?

 

爱尔瑞丝拨开下颌飘荡的银丝在面颊上试药,她将滤渣倒进热锅里,翻腾的白汽涌进通风口,混好的药液也顺着明渠淌进治疗室的水池。她颇不满意,捣药声再起。

 

她用最好的耐心研磨刺蓟根,用最细的网挤压。怎样才能做到药汁儿浓稠而又不刺激呢?她碾碎一大盆干净的刺蓟根,以指尖儿沾取一滴澄明的药液点在红肿破损的皮肤上。

 

她精心调制的伤药温凉滋润,浸透肌肤,消除紧绷纠结的不适感。肌理舒展开来,身心一轻。没有疼痛,没有拒绝,也就没有父亲为他上药时常说的那句“别动”。


先前,于水汽中,瑟兰督伊穿起白色长袍。父亲走进来,端着一盆药,让他躺好。

 

欧罗费尔沾取药汁涂抹在儿子的左颊上,细仔看着液滴慢慢蒸干。他手持饱蘸药汁儿的棉布再轻轻沾湿,注意看着,小心不让药液流下来。


写得这么详细。转载了解一下这个过程。

最后,希望中奖一张画点梗!!!

豆花花花:

我整理出来了,这几天的苦逼经历,最后有一点小抽奖,跪求帮扩!!!!
一共八张图
关键词【jingsee公司】【拖欠工资】【侵权】【威胁画手】【白嫖10张只给200块】【画好并上交原图的稿说不要就不要,而且称之为“试稿”】
精彩内容请看下面图↓↓↓
虽然我是个辣鸡画手,我也有点尊严好不啦,一直与世无争心态和平的我被气得发抖(叹气)
最后有个抽奖,转发就能参与,再次感谢所有转发的好心天使了

微博地址https://m.weibo.cn/5035344264/4256937509980750

也请大家小心这个公司,真的是脸皮厚到不行,我被坑我认栽了,大家要小心啊!!

一种要被逼走的感觉

小透明越来越没出路,当我的存文档吧

绿光森林23

瑟兰督伊也瞄着它,不论它先从谁下手,他都要接过来。他的长剑像是陪它玩耍。博格不是一个弱者,它为父亲觅食的本事无人能及,它擅于活捉精灵,是它的娇惯养成阿佐格现在的进食癖好。

 

博格很满意面前的精灵,那会是一顿美丽的夜宵。首先抓住这个最有活力的,捆住他,不让他再消耗体力,比起那些躺地上、捡回去很可能死掉的更能讨得父亲欢心。

 

瑟兰督伊有他的想法,玩起花样来刁钻古怪。每一剑的切口都不算深,在博格生猛的进攻下精疲力竭的精灵很难造成致命的创伤。但瑟兰督伊不仅仅是招架,他还给对手划下血流不止的伤口,让博格看起来像在浴血奋战。这可不是半兽人引以为傲的英勇,相反博格又羞又恼哇哇怪叫。

 

再叫得响一点儿!爱尔瑞丝在心里重复。她不担心围拢成圈儿的半兽人会放箭,安静地欣赏博格比号角还管用的长嗥。瑟兰督伊的白刃接近博格的颈项,这下它的耳朵都没了。

 

那一队去阻击的半兽人早停下脚步看着笑话,夜色朦胧中那一排人形的靶被西尔凡精灵拿来练箭。

 

精灵的箭矢已到,博格的“使命”将尽。它的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后仰,瑟兰督伊的剑刃抵在它的脖根,鲜血如注。先前半兽人并不懂得忌惮首领的安危,现在它们感受到精灵的危胁,一些半兽人狞笑着抬高箭头,瞄准时时欺压它们的博格。

 

爱尔瑞丝发现它们弑主的举动,手中寒光闪过,瑟兰督伊背后的那几个半兽人全部掉了脑袋。

 

博格凄厉的叫喊中多了几个转折与抽气停顿,正如爱尔瑞丝料想的那样,它身中数箭,最后一丝意识被痛苦与怨恨占据。瑟兰督伊提着它的后颈,纤长白刃撸皱了肌肤,一点点割断韧滑的气管,切进脊椎的缝隙,博格的头颅几近仰翻。瑟兰督伊压低它的脑袋,它脖子上的血口子闭合,瑟兰督伊一撒手,不再嘶嘶喷气的挡箭牌萎顿在地。

 

爱尔瑞丝就知道会这样,那些笨蛋半兽人所谓的追杀与被杀都免不了在族群中制造嫌隙。当阿佐格看到儿子身上的黑木箭会做何感想呢?现在的她有点过分轻松了,甚至期待瑟兰督伊回望一眼,她的金发精灵!

 

火焰爬上瑟兰督伊左颊,又瞬间隐去。那是魔法维系之下的平静,褪去血色,他的侧脸光洁而通透。爱尔瑞丝脸上的浅笑荡然无存,她谙知那些隐秘的花纹,之前燃烧的印痕蚀骨般深刻。指尖触摸到的那种痛楚被她从心口挑离,落在自己烫伤的脸颊上。她忽而缩回手,一把刀光指向半兽人。她反复自问,除了杀敌还能怎么办?

 

瑟兰督伊挽起地上的精灵向大绿林靠近,爱尔瑞丝搀扶着另一位迎向远来的接应暨他们的希望。

 

欧罗费尔率领西尔凡杀尽半兽人。等到阿佐格出现,雷鸣般一声吼,驱赶所有下属前来追击。欧罗费尔领主引诱它们进入骸骨迷宫,熟悉的气味并未使得阿佐格心生疑虑,相反,它为看不见精灵而烦躁。

 

“杀——杀——”它已结痂的伤口渗出脓血,叫声喑哑。

 

绿精灵藏身树头,对准半兽人首领的后脑,在它迷失于曲折的通道终于想退却的时候,万千箭矢像寒夜冷风吹透了躯体。阿佐格拗断穿过左臂的箭杆,环顾身周,下属已经挡在身前死去了。只容一人通过的甬道处处堵塞,铁箭头带起的风擦着耳背刮过。它突然扛起一具死尸贴近左侧向外狂奔。

 

这次逃回老巢的半兽人不足百个,其中就有战斗力最强的阿佐格。就是它日后改良了半兽人的铠甲,加上铸铁的花领,让半兽人珍视自己的脖颈,并成为身份地位的象征。

 

半兽人逃走以后空气变得好点了。伊西丝走近树林边缘,她和她的绿精灵都拒绝踏入骸骨迷宫。

 

“大绿林的国王和王储双双犯险,我们不答应!”虽然表面看起来很不听话,但伊西丝没有违背王的旨意,她的双脚从未踏出大绿林。所以在这场见面中她有更多的底气,并且着力强调敬语,“恭迎国王陛下与王子殿下归来。”

 

欧罗费尔像晨曦之中的一道阴影,越过她,披风扫过的地方众精灵寒蝉若噤。瑟兰督伊乖乖跟上,他明白老父这是怒气鼎沸,外物不能转移其注意力了。伊西丝朝他耸耸肩,卓尔站在一边心痛地叹口气。

 

“卓尔,密林河上游峡谷中有刚达巴半兽人的通风口,堵死它。”

 

“嗯!”卓尔没有犹豫,却瞪着瑟兰督伊不说话。国王转入行军营以后他淡淡应答,“陛下默许了!”在谁都不想引来国王注意的时刻他点兵北上,解决后患。

 

虽然一经知晓全然不能忍受一星儿半点儿的拖延,但是作为战士卓尔还是有觉悟先请示后出兵的。唉——他又长长地叹息,瑟兰督伊怎么一点儿这方面的自觉都没有呢?

 

“嗯,要怎么杀死凿洞的半兽人,堵死活埋,还是挖塌了炸掉?”卓尔低声说出来,让同行的士兵都来出主意。这么一来气氛有些轻松搞怪,那些死定了的半兽人只是欠缺一种死法罢了。想着想着,他突然领悟,啊,瑟兰督伊那坏小子一定是故意拉他下水。不过,他十分乐意干破坏敌人计谋的事儿。还有就是,嗯哼,现在的瑟兰督伊,逃脱不了惩罚啦……

 

国王与王子快马回到阿蒙兰,霍恩在此迎候,他的摄政使命已完成,大绿林南北两境又恢复日常防守了。

 

瑟兰督伊走进父亲的书房,欧罗费尔攥着马鞭踱了一个来回,看到他,指指书桌前的座位。

 

“坐下!”

 

瑟兰督伊坐到高高的一摞文书后面,看看房间边角积压的公文,回头想看父亲。

 

欧罗费尔将手放在他肩头。“放心,ADA不打你!”说着,另一只手把马鞭按在桌面上,“这些,是近几天的,需要紧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