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10

火苗卷向营帐出口,一缕饮烟旋转着散开,香味很浓很浓。绿精灵忍不住走进来,西尔凡走出去。伊西丝等待着,她得到下属递过来的羊脊骨。她本无意于食物,然而有灰烬的余温暖暖薰着,食材的滋味霸道地占据了舌尖上的味蕾,并且向更深处攻陷。伊西丝抬高羊肉挨近唇边,鲜嫩的口感出乎意料,竟能抵消一晚上的失意。

 

香味就在鼻端萦绕,油脂蜿蜒流过伊西丝圆润修长的手指,她像捧着一朵酥油花虔诚地祈福。人默默,时光也无言。马丁坐在帐角,看着一串儿明黄色的珍珠自伊西丝的手背滴落。

 

爱尔瑞丝在霍恩家族已经用过晚餐,她进来得最晚,格瑞丝刮削一些饱含汤汁的肉糜,笑着奉给她。

 

“味道怎么样?”格瑞丝多挤出一点汁,依样再来半碗。

 

“NANA!”桃乐丝走过来拉低格瑞丝的手腕非要尝一点儿,甜脆的童音说着好厨子的共识,“精华都在汤里。”

 

小精灵揽着母亲的腿,用小手轻轻摇了摇爱尔瑞丝的裙摆,背给她听,“懂得食物的精灵知道在恰到好处的时间里来临。”

 

“咦?”桃乐丝细细端详身材高挑的爱尔瑞丝,她好像安心享用着一碗甜汤。女精灵低垂的长睫缓缓扇动,眼角时不时流露出一点柔和的亮光。桃乐丝转过头去,啊哦一声,点着小脑袋,那种看透了玄机的灵光瞬间从小脸儿上发散出来,再配上两个浅浅的酒窝,这小精灵歪着脑袋磨蹭着母亲的腿,自动闪一边儿去了。

 

伊西丝却在这时候起身,像贵族夫人一样双手微提那不存在的礼服裙摆款步待发。当她意识到并未身着飘逸的长裙时,改为扶正腰畔银光闪烁的短剑。伊西丝容色清冷,神情凝重,走进爱尔瑞丝和瑟兰督伊之间,以傲人的身姿挡住爱尔瑞丝的视线。

 

“大绿林北境是绿精灵世代居住之地,一草一木如有生命,有着我们共同的记忆。我要收复失地。请问领主何时发兵?”

 

“绿精灵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看金发精灵似乎有点怀疑,伊西丝直接了当,她的绿精灵一日都不能等。

 

瑟兰督伊拿过一瓶酒,似乎没搭理她,起身走了。经过爱尔瑞丝身边他也没有停顿而是径直出了营帐。这夜爱尔瑞丝的眼神是湿润的,晶亮的眸子里总有水光波动。

 

昆迪找来,臂上搭了一件披风。他说:“起雾了。”他们一起走出来,向高天上望去,整个大绿林泡在白雾里像要飘浮起来了,营地也快要被浓雾湮没。西尔凡精灵小心谨慎地设防,彼此之间以铃音递交消息。

 

“你怎么了?”昆迪还是发现了异样。

 

爱尔瑞丝曲指推了下鼻子说:“雾气刺了眼睛。”

 

这时有浓浓的白雾从他们中间挤过,昆迪一着急搭把手抓住了爱尔瑞丝,爱尔瑞丝却卸掉了他指上的力。他递出披风,说道:“夜深露重。”

 

求援的震铃紧急响起,箭矢刺穿雾气发出尖啸,间或杂有人类妇女的哭嚎。夜雾阻挡了视线,精灵无法摸清人类那边确切的情况。

 

最先发现敌情的是西尔凡,昆迪一下想到了父亲,拼命向前冲。爱尔瑞丝躲过暗箭,她的刀柄勾挂了一下,让她感觉那一定不是半兽人的木箭。

 

“昆迪,他们是人!”

 

与林地人接触的精灵首先遭遇一种前所未见的怪兽,几乎与人一般高,毛绒绒湿漉漉的身子上长有两只粗壮的弯角,它们的血盆大口里含着会动的东西,那东西像人一样机敏,能够预判危险。林地人总是打不着它们。但是怪兽的前爪落地以后速度奇快,所以把它们想象成人也让精灵困惑。

 

“他们是人,远远没有兽的力气!”爱尔瑞丝大喊,“射杀精灵的是弩箭。”

 

马多比家族冲在前面,最好的刀斧手对准突然冲出浓雾的兽牙劈砍。野兽退缩了,它呼痛的声音让林地人一阵欣慰。他们一个传一个大声教授同伴出手的位置,“低一点,牙下方,剁进去!”

 

西尔凡精灵拉燃一溜火焰,向着东林外潮湿的地面抛去。

 

林地人不再害怕,他们的眼睛受到火光刺激,一瞬间在黑暗中辨清了双手双脚直立行走的同类。

 

“看,它们是人!”

 

“操家伙,砍死杂种。”老马多比意识到之前在打斗中触及的嘴是黑蛮地人顶着的牛头,而那些毛骨悚然的兽羽是披着的毛皮。“孬种!”他为自己感到羞耻,立誓就算是神魔鬼怪都要毙于斧下。

 

一时间形势逆转,黑蛮地人嗷嗷嚎叫,那声音比之刚才更加凄厉,却是实实在在的受伤惨号。林地人将他们的尸身点燃,黑蛮地人在流烟与星火中逃窜。林地人为一雪前耻越战越勇,手刃仇敌,并缴获他们的兵器。

 

西尔凡的箭矢送走了最后一批黑蛮地人,他们深入草甸,远至血腥味散去的荒原,确认了围栏庄园此时的安全。

 

辛达精灵没有出现在战斗中,绿精灵自北而归,向瑟兰督伊报告了森林路上的状况。爱尔瑞丝才发现那个精灵就在身边,离她后背不足两臂远。

 

昆迪跑过来,呼声急促:“爱尔瑞丝你没事吧?”

 

这时瑟兰督伊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两次眨眼的时间,令一身脏污的她感觉别扭,有点讨厌昆迪的声音引来了注目。要知道她可以再小心点儿,让自己胜得更好看。

 

昆迪将先前的那件黑色披风翻过来搭在她的双肩上,这次她没有拒绝,反正在四处涌动的雾气中根本看不清衣服穿反了。

 

树林里起了瘴气,人类不敢进入,瑟兰督伊将父亲请了来。之前辛达精灵已经在西界与森林路稳妥布防,即使敌人两向夹击他们也不会自乱阵脚。

 

老马多比是林地中最尊贵的人了,他请精灵落坐,然后是自己人。一天两波冲锋令他深恶痛绝。稍有放松,疲惫感就爬上人类的肢体。他们坐下的声响大了些,呼气也重了些,心中难免后怕。

 

“来一次打一次,不是解决的办法。”欧罗费尔替老马多比说出来。

 

“黑蛮地人就像草原鬣狗一样,打不死,赶不远。”老马多比痛苦地拧着眉。

 

欧罗费尔仰靠在椅子上静静看着,人类在思考,在计算。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