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11

爱尔瑞丝将黑衣裹紧,突然受到刺激一样抬起眼皮,看见她期待已久的目光,还带着淡淡的一丝鼓励。瑟兰督伊希望她把心里话说出来。她犹豫了一下,平静地说:“黑蛮地人所崇拜的神在族群中有两位代表,其一是首领,另一个是巫医。擒贼擒王,杀死黑酋长。而杀死巫医,他们就不能触及黑暗之神的旨意,断绝了希望。”

 

伊西丝冷峻的目光打在她身上,好像正看着的不是个精灵。

 

爱尔瑞丝说出了老马多比心中所想,还有他未竟的心事。而他却在心中冷笑,又安慰自己所有的种族都会为了利益考量。日后,他将会面对聪明的盟友,也是个心思众多、手段多样的精灵。

 

老马多比安排下去,将新收编的舍克族人投放到最前线。当他看到米拉,即刻命令她随军。

 

“你是舍克的族长,由你监督你的族人。谁不卖力,谁不尽心,唯你是问。”

 

小马多比心里纠结,他当然明白父亲的用意,父亲始终不相信舍克族人。如果舍克族人逃散,被处死的一定是米拉。这样一来舍克就没有了,和没了酋长和巫医的黑蛮地人一样。

 

“她去了只会吓哭!”小马多比对着父亲商量。

 

“参战学习是成为族长的必修课。”

 

“舍克一族没有哭泣的幼童!”米拉板着小脸应声。

 

“哭声只会招来杀戮。”老马多比递给她一柄短剑,又转身对所有人说道,“头上插满黑白翎羽的就是黑酋长。”

 

月黑风高,适合急不可耐的复仇。

 

瑟兰督伊使出双刀。远观那凌厉的刀光是如此宁静,仿佛流光止于半空,好似无需费力一样。米拉有些害怕,她距离战场较远,烟云之上的银色闪电吸引了她,那样的刀锋应当能给黑蛮地人鼎沸的血液舒适地降温。

 

接着哈维·小马多比出现了,他的速度略逊于精灵。他的勇猛不亚于雄狮,敏锐不输于鹰隼。喽啰没有阻挡住他,小头领也没有迷惑了他。黑酋长的退路被精灵封索,被迫面对愤怒的林地人。哈维抡斧下劈,那几个黑蛮地人不够他劈柴热身的。

 

最后轮到黑酋长了,面对哈维往复翻飞的斧头和地上多了一倍的尸体,这位赤手空拳的长者腾身而起,几个凌空对峙,彼此都没有讨到便宜。黑酋长在危急关头以护臂抵住宽厚的刃口,狞笑着扭转哈维的斧头。哈维深知论耐力极少有人是黑酋长的对手,所以他不能给足对方发力的机会。他双手握斧,虔诚向天,将黑酋长拔离地面。哈维舞动得胜的旗帜,追逐胆寒了的黑色人类,他手使斧刃不停剐蹭黑酋长的脸,以其身体猛烈撞击黑蛮地人。

 

米拉睁大迷离的双眼,纤巧的身躯穿过冷清的战场,在黑酋长体力不支落地的瞬间补上致命的一剑。小女孩不辱使命,证实了存在的价值,此时的她已难分激动与恐惧,笑声从胸膛深处爆发。她站在寂静的战场中央,眼神飘乎而心思缜密。

 

在外人以为不知所措之际,米拉略带兴奋地柔声开口:“还有一半的任务没有完成。”

 

“巫医在哪儿?”哈维命人急速寻找。

 

米拉跟在哈维身边,用实际行动提醒他包围圈撕开的那个口子。哈维英勇的姿态征服了她的心,她抱有希望要在联姻中找到一分激情。

 

大道无垠,从任何方向都可以脱身。林地人凭直觉奔跑,追逐水源。晨曦微露,天地苍茫,几条人影重合又分开。那几个荒乱的黑蛮地人冒险冲入水沟。曾经是逐猎狼獾,妄图与魔苟斯的爪牙平分秋色,现在成丧家之犬,背弃全族逃往鲁恩内海。

 

哈维·马多比目内充血,投矛命中,那人倒地的瞬间,林地人追至最佳射程之内。哈维接过最后的半截长矛勇猛地抛射。前方的黑蛮地人急停转身,跪地伏拜,扣动机弩,呈漫天银白之雨。

 

“快防御!”

 

哈维厉声疾呼,米拉藏在他的阴影下。

 

黑蛮地人没有跪拜之礼,除了赴死的这项技能,他们的膝盖从不贴地。但这一次他们也没有违背信念,他们跪拜的不是敌人,而是死亡。机弩手被半截长矛贯穿,背上的箭筒却完好无损。这是一把好器物。米拉解下机弩,将拾回的散箭重新装填。

 

其余的黑蛮地人跳进浅塘。这是一片危险的水域,河泽交汇,时有断流,只有死人知晓枯草下的地形。与其说黑蛮地人逃到这里,不如说他们把自己逼入绝境。

 

“小马多比?”族人担心这是天意的疏漏,哈维不该冒死强为。

 

黑蛮地人好似被淤泥吸住,在泥塘中缓慢移动,时间仿佛也跟着静止了。

 

“投刀!”哈维吼道,勇士不以对手的自生自灭为赢。

 

黑蛮地人也以仅剩的武器还击。

 

米拉站在哈维身边,眯起眼,凝视着水泽反射的亮光和那几条破碎的人影。

 

“机弩手死了,留下了这件好东西。”米拉扬起手中箭筒,“我不愿用它袭击毫无还手之力的人,只是你们愿意应战吗?如果不愿,追兵就是飞越泽塘的冷箭!”

 

莽撞凶恶的黑蛮地人忽然折返,从动作迟滞到刚猛有力,他的双腿很快拔出淤泥。这野人竟然熟知草下路径,看来逃走并非没有可能。

 

哈维揪住这个野人,以更快的速度锤击他的双颊,将他摁进湿泥里。

 

米拉的话只招来一人,其他人追随领头人而去,而领头人手里提携着的应当就是巫医。

 

“让我看看巫师的本事,看其展现神迹!”米拉学着机弩手的样子躬身扣动机簧,一拨弩箭飞向手无寸铁的黑蛮地人。

 

米拉举起机弩陈述她心目中的事实,“我还有一把箭。”言外之意在射程之内她不会停止攻击,而散箭的射击面很广,所以黑蛮地巫医逃走的机率就不大。

 

走在最末的黑蛮地勇士甩开臂膀抛射一柄利器,他壮硕的身体由于用力过猛倾倒在泥水里。等那件暗器在米拉的箭筒上沿穿了个豁口,哈维震惊地发现黑蛮地人居然可以凌空抓取弩箭。而他的小女人也足够机警,没有让机弩伤毁。米拉一个优雅的屈膝礼,弩箭擦过巫医头顶。哈维紧绷的肌肉因为想笑而松驰。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