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13

其实精灵看见哈维一语未发就咬紧了牙龈和他眉头鼓凸的筋包儿。“哈维,你交给我的粉末儿红的是鸡血藤白的是蓖麻。”

 

哈维恍如梦醒,强行压下激昂之气,心思转向爱尔瑞丝口中的药名——对的,女巫医说的是真话。忆起这些,他不自觉地握紧拳,眼光在爱尔瑞丝和其他精灵之间游移。他急于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让自己的心脏在耳朵下咚咚地响。接着他猛然回首,顿在了那儿,心虚、胆寒、软弱失力,所有他憎恨的情绪一发不可收拾地渗透皮肤暴露给他人,在他空洞的视野里仍留有那双俊俏的眼眸燃烧的痕迹。哈维避开瑟兰督伊的视线,也避开爱尔瑞丝,没来由地读懂了这就是他错误的根源。

 

哈维在爱尔瑞丝的劝说下愤怒过又屈服了,人类男子这么容易被情绪控制。哈维这么快就接受精灵的选择让昆迪失去兴趣,人类只会慷慨激昂地教训别人。昆迪掐断了既有的视线却碰上父亲颇具深意的目光。在霍恩眼中,哈维最后的气馁与退缩无不与欧罗费尔领主的儿子有关。

 

人类走开了,揪着领口整理皮马甲,暗暗嘲笑刚刚那种豪情与意气。他是个小领主了啊,精灵愚蠢的共识切合马多比家的利益,围栏庄园的阵脚稳定比什么都重要。而且,他还发现今日的伊西丝束起了耳畔的秀发,那是她决心出战才有的装扮。哈维欣赏这只耳朵,乌发衬着白皙的肌肤,薄脆的耳廓分外锋利,亦如她的坚定。有故事可看了。他避开伊西丝,自信让他翘起了唇角。

 

哈维整夜都坐在帐篷里谛听……

 

“……这完完全全是背叛……森林路以北是不可放弃的领地……”在屈辱的一天结束之时伊西丝爆发出声嘶力竭的叫喊。

 

“祝你好运!”“此行顺利!”“待你凯旋……”

 

欧罗费尔领主大概会礼貌地回以诸如此类的赠言,哈维撇撇嘴,那么接下来呢?

 

伊西丝垂首致歉,又以更加挺拔的姿态迈出辛达主帐。庞大的暗杀计划在她心中初具稚形。从今往后,她是南多的女王,森林路以北是绿精灵的领地。精灵的森林可以割裂但绝不能沦陷!

 

“南多族,与木为邻,辗转流离。在迷雾山以东,大绿林境内,容纳下南多、西尔凡、辛达各族,还有换皮人……”伊西丝看着挤在辛达领地取暖的绿精灵,她希望在同族眼中看到智慧的闪光、勇武的锋芒、不悔的抉择,她要的是南多的共识。“曾经树木对精灵温柔以待,精灵报还以歌声,现在半兽人践踏我们的领土,霍恩背弃大绿林,南多怎么可以坐视北境尽成死林之地?”

 

伊西丝动情了,不等回应就一口气说下去。“西尔凡安居南疆,辛达占据果林,换皮人把守林山,南多在哪里,南多的领地在哪里?”

 

“我们退无可退了。”希之悲伤地说。

 

“我们知晓半兽人,它们强壮而又愚蠢,互相争斗,一群肮脏的乌合之众。霍恩却害怕了,多么可笑!精灵在自己的森林里为什么选择退缩?”

 

“因为严冬要来了?”希之确信是这个答案。强烈的羞耻感使他不能贸然说出口,但其他精灵都不答话,这个心思恪纯的精灵隐藏不住已知的东西,于是说得犹犹豫豫,自然加上疑问的尾音。

 

终年覆雪的暗影山林,冻硬的干瘪野果,随处出没的邪魔恶兽,这是继承自先祖的群体记忆,也是星光年代精灵为自由意志付出的代价。得益于先辈传承下来的高贵品质,森林精灵不畏严寒,坚韧不屈。

 

伊西丝仰望夜空说道:“星光永世指引着我们,但我们需要勇气拂开迷雾。严寒年年有约,但大绿林之爱依旧,我们亦不能自弃。”

 

起自心底的声音如何微弱也不能忽略,没有谁比绿精灵的感受更深。烈火中的悲鸣,为所爱抛弃的痛楚,树木在无助地等待,将身躯炼化。生出的妖魔,把仇恨播洒,焚尽邪恶,也毁灭过往。夜色之中绿精灵挨挨挤挤地站起来,聆听枯叶的悲歌,大绿林的呼唤,感知森林的恐惧以及最后一丝眷恋。

 

伊西丝露出一点微笑,看着她的精灵排布好出战的队形,仿佛戏说胜利者的预言。“北境森林是一片天然猎场,半兽人布好了靶子,冬训开始了……”

 

帐中语声沉寂,绿精灵无声无息,又和树木融为一体了。瑟兰督伊踏过干硬的雪从暗处转进欧罗费尔的营帐。领主大人正取了酒,看到儿子进来示意他噤声。父亲递来一支酒却没有给他杯子。

 

“ADAR我有话要讲。”瑟兰督伊将酒放在父亲对桌,“独饮就是喝闷酒。”

 

欧罗费尔笑了,“你想怎么喝?”

 

“喝庆功酒。庆贺收复北境的。”

 

“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绿精灵知道半兽人的位置,一次暗杀就可以定点清除。麻烦的是那是刚达巴半兽人新增的据点,绿精灵没有足够的弓箭手。最好的结果是精灵和半兽人换个位置防守。还有森林路东出口的半兽人,没木柴暖取,急切等待刚达巴的进攻信号。兴许还有北境的伏兵。”

 

“北境森林是我们设下的埋伏。”

 

欧罗费尔的目光很严厉,像鞭子抽过来。“我们哪儿多的人手?”领主大人缓缓坐下,贴着杯壁斟了一杯酒。“刚达巴的半兽人造了三个据点,砍伐的原木够建一座宫殿了。它们手持利斧,可以伐木可以杀人。那三处据点如果连成一片,将打破刚达巴望向大绿林的视界。”

 

“ADAR……”

 

“南多与西尔凡分而治之,同时霍恩也阵脚不稳,所以他不会出力。换皮人只关心果林,而果林由辛达占有,所以双方构不成朋友。而辛达的木箭还不够分给半兽人一人一支的!我们守不住林地,但一定要守住臣民。如何冒险?”欧罗费尔未动的那杯酒这时被一饮而尽,“要是真有神秘的友军,或许可以一拼!”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