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16

瑟兰督伊站在高处轻声说:“精灵们撤出去!”

 

绿精灵抓住树人伸来的柔枝飘荡开去。伊西丝像在飞,穿过稀疏的枝丫,她的面颊始终向着瑟兰督伊,等到她缓缓降落已然高昂起头。

 

树的牧人站稳身躯,根须向上,插进泥地,同时伸长枝条,像灵活的游蛇攀援绑缚,锁紧半兽人的喉舌。这些牵手的枝条将邪恶的子嗣一条条挂起,任凭它们怎么挣扎都只能双手向下发力。巨魔较之半兽人头脑发达,它们凭借趋利避害的本能识破树人的用意,但它们手脑协调性差,双拳崩断树枝的时候也可能击碎了半兽人的脑袋。巨魔在枝条编织的猎网中左冲右突,最后很可能随着剥落的泥土摔下高地。

 

辛达的利刃同时切中这头恶心的野兽。加里安的位置最好,他割断的是巨魔手筋。巴丁一阵兴奋,跳上巨魔断臂肩头,在他挥刀的一刹那,巨魔的断手毫无阻碍地打过来。加里安也吃了一惊。

 

巴丁避退之时刀从巨魔后颈划下,恶兽的颈肩至腰椎都被破开。受此致命一击它本当痛呼惨嗥,一时之间忘却反击,但它完好的那只手紧随马丁,眼见铁勾似的爪就要刺穿精灵脊背。

 

伊西丝骑乘柔韧的树枝荡出完美的弧线,落点精准地一刀斩断巨魔手掌。巨魔看着自己的五指离体暴跳如雷。伊西丝的去势已尽,如果她再次悠荡回来暴露在巨魔眼前将极其危险。

 

马丁落地,伊西丝还在半空中,而巨魔像一座倾斜的瞭望塔,塔顶的邪眼正追逐着轻盈的精灵公主。马丁挽弓,他的箭筒空空,但他并非无能为力。

 

巨魔向前跌倒,它的一只眼睛触上马丁弹射不高的刀尖。

 

“啊——”它重重砸在地面,像周身受伤那样痉挛,两只断臂胡乱扒拉后背,好像那里疼痛不止。

 

“巨魔的痛感真迟顿,好在它的脚筋很诚实。”卓尔走过来拔出马丁的刀,“下次你得换张硬弓,兄弟。”

 

“好兄弟,谢谢!”

 

“闪开——”伊西丝失声惊叫,绿精灵被枝条牵引着飞向远处。

 

泥浆四溅。

 

半兽人的宽阔高塔如天降殒石轰击冰面,河水沸腾一般冲天而起,一瞬间密林河断了流,巨魔被活埋。泥沙、冰渣与洪水炸裂开来,像流弹摧折树木,像耕犁掘取土地。暴怒的浪头重新开辟两条通路,泥浆开道翻滚着向东南汇集。所过之处岩土轰鸣,鸟兽尽散,森林无原貌。

 

树的牧人在泥石流爆发之初就扔掉猎网,那张系满半兽人的巨网被甩出森林边界,落在西北角灰林河与灰色山脉向南伸展的脊梁之间。

 

“噢,噢,”胡希跳起来,“我的脚趾头。”他扶正王冠,想起那上边儿还有个精灵,就挺直腰杆慢条斯理地打扫身上的脏东西。

 

“胡希,帮帮换皮人。熊还在冬眠。”

 

树人王冠上仅有的耳朵似的大叶子,俏皮地竖立着转动,“想想,树的牧人在寒冬里同森林的死敌搏斗,而骄横的黑熊还在山上睡懒觉。噢,他们在呓语中呐喊与助威,一群造梦英雄。为什么帮他们,不帮!”

 

“为了树人的丰功伟绩。”

 

“我们可跑不赢密林河的泥汤。”胡希挑捡着路走,垂枝勾起滑倒的小树。

 

曾经密不透风的林障一夜全毁,大地翻卷过来,树根朝天。胡希脚下传来轻微的蜂鸣,以树人的经验他预见到糟糕的后果——土地坼裂,树木深陷裂谷,化为不朽年代的见证。

 

“退后——”他向驼着精灵返回的小树们发出命令。

 

未明的裂隙像枝蔓般伸展,黑暗中精灵嗅到腥、燥的奇异气味,内心升起危险的信号。树人最快做出反应,他们将彼此的枝干与根系编结起来稳定各自的身躯。

 

周遭暗影狼藉,精灵与树人心悬一线。突然树人脚底一飘乎,有风摇摆。土层一面隆起一面下陷,裂谷绵延不绝,直捣林山。咯吱咯吱,枝上千千结传来承力的磨擦音,双胞胎小树惊恐疾呼。

 

“老爷爷,我们的手脚快断了——”

 

成片的地面塌陷,更多的小树人失去支撑点。树枝的韧性抻到极限就要折断。

 

胡希叹气,“树人冬天骨骼太脆。”他的身子张弓如满月还是扯不动下坠的树网。

 

瑟兰督伊半跪在王冠中央,灵力从他的五指渗入胡希顶心,如同雨露恩泽唤醒越冬的枝条,树人顿感体态丰盈,春的朝气感染了每一棵树——枝叶萌发,根须伸展——树网上霎时绿油油。

 

树人的交指扣一颗颗松脱,又一颗颗重结,老树在关键时刻不断生出爬山虎一般的枝叶紧抠岩缝,小树人攀越生命的阶梯爬上悬崖。树网凌空解裂,在土石层层断裂又轰的一声复合的巨变当中各自登上山坡。

 

现在,树人的每个生长点都感到惬意。他们枝叶牵手,四下活动腰支,脚底有着无穷力气。精灵也受到鼓舞,信心满满,渴望战胜,誓言收拾魔苟斯的恶心生物。

 

“啊噢,现在我帅帅的大长腿可以三步迈到林山啦!”树林上空是胡希不太憨厚的笑声。

 

“出发吧!”瑟兰督伊说。

 

大绿林里到处都是黑影,胡希清清嗓子,迷惑了,他环视了很久才确定密林山的方位。

 

半途梦醒的换皮人力不从心,见到精灵脑子也仍旧是蒙的。后来,出于惭愧和自责,换皮人退出冷杉林,在北境西边界寻了一处住址,坚守着卡尔岩,从此以后再没有邪恶生物敢在安都因河与大绿林之间扫荡。

 

接下来树人南下,与果林的守军合力驱逐半兽人。昆迪在此看到了大战的胜利、瑟兰督伊的荣耀和伊西丝的敬仰。而建功立业与他无缘,他只是一个小小边卒,在不轻不重的地点相对安全地履行使命。爱尔瑞丝的眼里也没有他,这使得他下手更狠了,发狂地在敌人丑恶的躯体上泄恨。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