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17

他曾想去收复北境,他去找父亲,然而霍恩训斥他为了爱尔瑞丝那丫头昏了头脑,实际上他是见过父亲才去找的爱尔瑞丝,才得知她要去。

 

意外地以少胜多让霍恩如释重负,面对伊西丝的挖苦与挑衅他泰然处之,西尔凡的完好无损才是他心中最大的胜利。

 

昆迪阴郁地站在父亲背后,眼前全是瑟兰督伊指挥若定、使树人为兵的光景。日后,在森林精灵的口耳相传中,他所指挥的这场战斗被称为凛冬之战,也是瑟兰督伊创造的诸多奇迹中最著名的。而且,从这一天开始,所有的森林精灵都叫做木精灵了。

 

为平息伊西丝对南疆狮子家族的积怨,霍恩提议建立大绿林联合王国,联防共治,自此以后寸土不容侵犯。

 

伊西丝冷笑,她是北境女王,懦夫休想将权力延伸到她的头上。霍恩陷入悲哀,他深感大绿林南北两境不能分离,也心知西尔凡伤了绿精灵的心,无脸挽留。

 

“谁能保全大绿林谁就是大绿林之王!”

 

木精灵渴望和平安定、群体的自豪感、国威远扬的力量,他们需要一位领袖,也深切体会到成为一个整体时的超强潜力。霍恩的这句话说到了他们心坎里,他们的视线不约而同地汇聚。

 

在众精灵身前,那明亮的金色身影,有着他们在黎明之前就看到的光芒。

 

“组建一个国家,再合适不过了。”胡希向着瑟兰督伊说道,“我第一个赞同!”

 

在精灵的认知中,树的牧人有着雅凡娜祈求的灵识,一如赐与的智慧,他们自有一种命运。假如他们肯阐述先见,精灵一定乐意聆听。

 

众望所归,瑟兰督伊走到父亲面前,轻身跪下,恳求父亲就任王位。

 

欧罗费尔没什么表情,气氛一下子异常凝重,精灵都屏住呼吸。

 

伊西丝从金发精灵身上收回目光,郑重走向欧罗费尔,抚胸行礼,“请领主大人加冕为王!”

 

绿精灵公主的请求得到所有木精灵的附议,霍恩再次重申,“我赞同,谁能保护好大绿林,谁就是大绿林之王。恳请欧罗费尔领主接纳众议。”

 

“欧罗费尔领主加冕为王!”

 

“欧罗费尔领主加冕为王!”

 

“欧罗费尔领主加冕为王!”

 

木精灵不需要华丽的仪式,在精灵子民的同声认可之中,欧罗费尔继任大绿林之王,永生守护这块古老而广袤的土地。瑟兰督伊站在他身侧,木精灵为他们的王和王储欢呼!

 

胡希在笑,这是很好的解决之道,伊西丝也不会觉得失望。霍恩神色坦然,笑容真诚,只有昆迪避而不见,心情沮丧。

 

假如他不是那么懦弱,能有独道的见解与当机立断的品行,在抉择面前掌握先机,他的家族就不会遭到耻笑,父亲也不至于降为人臣。他是家族继承人,自幼就被寄予厚望,但他辜负了父亲!

 

昆迪想不下去了,如此难以释怀!

 

如果回到当日当时,拿回他的决定。运用所有严苛的教育、积极的磨练培养出来的判断力,再多些勇气,惊世伟业之中本该有他的一份力。如果面对父亲,再勇敢一些,事情就会改变,也不会叫自己失望……昆迪狠咬牙齿,将全身的感情封禁。

 

“昆迪!”

 

霍恩笑了笑。父亲的轻声呼唤化去儿子脸上的坚冰,但他平淡的表情与其他精灵比起来还是不太自然。

 

激动的精灵谁也没有在意人类哈维在看着。只是霍恩领主探究的视线穿过木精灵的身影捕捉到哈维充满万千思虑的目光。人类似笑非笑地予以回应。

 

胡希与瑟兰督伊告别,“我困了,要找个好地方,对了,就在密林河上游,西北角那里,我要睡个回笼觉了。高大的树人排排站,为你们守护着大绿林的秘密。”胡希挑眉,他眼睛上方的斑块滑稽地提拉起来,“你知道,有时候,树人总会冒出些奇特的想法。瑟兰督伊,你还有一场漫长的战争。”

 

“谨记箴言!”

 

“好啦,就说这么多了。”

 

胡希伸开两侧最长的枝叶,活动活动腰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小树人跟着离去,消失在天边的灰白里。

 

树皮的纹路逐渐清晰,沟壑纵横的林地完全展露在微弱的晨光里。有小兽顺着崎岖的山路归来,走一步嗅一步,孤独,迟疑,迷惘。它摆摆尾,试探着从喉咙深处发出温柔的叫声。

 

杳无回音。

 

兽儿深情的呼唤变做凄厉的嗥叫,带着痛苦绝望穿过寂静的山岗。孤单的叫声突然顿住转而低沉,仿佛啜泣幽咽。

 

这声音一直留在精灵心中,如同余音不散。

 

木精灵匆忙而有序,经行深浅不一的树坑,扶正果木,担走骸骨,默数着同胞的数量。曾经肥沃的土地丘陵起伏,入目都是灰暗与泥泞。善良的生灵心事重重,审视着已然陌生的家园。

 

“我们,触怒了树的牧人!”桃乐丝抱膝倚坐树下,怯生生地说道。

 

“今后我们需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保护这片森林。”她的母亲,那种沉重的音调震动了她幼小的心,她把树根埋好,同其他小精灵一样敬畏森林的力量。

 

“桃乐丝,到你的朋友那里去吧,开心一点,一切都会好的!”

 

“是的,NANA,你也开心一点!”

 

小精灵走进最先为他们搭建好的帐篷。

 

希之在这里找到了妹妹洛希达。“洛洛,太好啦!”勇敢的洛希达从哥哥怀中抬起头来看见了希之的泪水,“哥哥不痛,洛洛也不痛!”

 

爱尔瑞丝熬煮的草药沸腾了,木之香趋散了阴湿的地气。她为幼精灵挨个上药、擦洗。希之也来帮忙,为男童换衣。

 

“该你了,小东西!”希之包扎好耶卡斯重伤的双臂,梳理他粟色的发辫。

 

爱尔瑞丝问道:“丹尼尔呢?”

 

“我看见他杀死一个兽,”耶卡斯十分的钦佩,哑着嗓子说,“再后来就没见到了。”

 

“我最后看见他时,王储殿下正从树爷爷头顶飞下来!”洛希达轻拉哥哥的衣角。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