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18

爱尔瑞丝出去问道:“有谁看见小丹尼尔了吗?”

 

加里安听到了跑过来,“我还没找到他,小精灵就少了他一个。”

 

“发生什么事了?”

 

“丹尼尔呢?”

 

“伤兵里没有,死者里也没有。结果不会太坏。再找找!”昆迪回答。

 

晨光透过阴云清晰地照见林地,半兽人的污血已铲净。国王吟唱美丽安的咒语,果木闪耀青色调的光芒。木精灵哑然叹息。

 

光芒离枝,像雨蝶结伴成云,像硕果坠落森林,像仲夏的萤火虫萦绕在身边。木精灵伸出手去触碰,瞬间的感动如此熟悉,仿佛战时从树木身上汲取到的那股力量,使他们由衷地相信胜利归属自己。歌颂停歇,光芒消失。如果精灵默不作声,到处都是死寂。

 

哈维特地来向霍恩领主道别。“经过昼夜争战父亲一定担心极了,而最好的安慰就是儿子完完整整地站到他面前。”人类看向昆迪笑了笑,学着精灵的样子向领主父子行告别礼。

 

霍恩与国王商议将王城定在阿蒙兰,因为战后那里损失最小,复建相对容易。国王接受了霍恩领主的邀请,因为果林没有开阔坚实的场地,不适合建设城堡。就这样,西尔凡留下来修造木屋,抚育新生的树苗。王城以石料建造,设在南疆腹地。绿精灵重返北境,做什么都身心舒畅。

 

好像所有的精灵都将孤儿遗忘。

 

在冬季宴会上,伊西丝身着蕾丝长裙,松松挽起黑水晶似的长发,波浪发卷像垂蔓结出的花。所有精灵都注意到了她的精致与美丽,只是暂时还猜不透她的心事。

 

舞池里她是上天的精灵,长风吹拂四角的篝火为其幻化出翅膀。她是旋转得最快的那一个,乐师为其谱写夜的华章。马丁有幸分得一曲,牵着她的手极度晕迷。快,太快了!他还来不及说话就已被送至舞池之外。乐曲新起,弟弟笑他羞涩,说着拉住莫奈尔踏入旋律。马丁退守舞池边缘期待着下一曲能够相见。其实,如果他有心细数,伊西丝与瑟兰督伊相会的数次是最多的,只是这一夜木精灵都在疯狂地舞蹈,没人会意罢了。

 

不一会儿,瑟兰督伊不跳舞了,伊西丝也失去踪影。正巧马丁站在树下,他叫住了匆匆而过的绿精灵公主。伊西丝有一瞬间的蹙眉,不过她很快不再纠结瑟兰督伊的去向。对于眼前总要面对的这个精灵,她没什么歉意,索性直接了结。她首先提问:“马丁,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吧?”

 

“嗯。”马丁有点局促。

 

“一个古老的问题。”随后是伊西丝悠长的叹息。“你的爱人要什么你都能给吗?”她没有去等一个答案而是望穿晦暗的夜空,留给马丁的是纤瘦的背影。“我想要金色的明月。”那确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伊西丝深感无奈,而且,她的处境大概也会如此。她低下高贵的头,突然对马丁生出些许怜悯,因为喜欢不喜欢这件事不由理智决定。

 

马丁有好些话要讲,憋在胸口比愤恨怒吼还要猛烈。他动动唇,失去了所有的语言。幸而光线暗,精灵涨成猪肝色的脸才不至于被认为是气急败坏。就因为是精灵,他不能像人类那样靠摔打来抚慰自己。也因为是精灵,他深知伊西丝的问题不是考验不是刁难她是真的动了情。哀伤闷在心里如同吞下一柄冰冷的锉刀,多说一个字喉咙和心口都会牵扯着痛。

 

“芬妮?”

 

娇小的女精灵跑过光与影的界线,篝火映红她紧张兮兮的脸。她还穿着短猎装,想是午夜换岗之后没来得及打扮。

 

“芬妮?”伊西丝又叫她一声。

 

“伊西丝,你在这里!”芬妮避过烟火,扭身上树,躲开精灵舞者的邀约。

 

“北境的卫士发现了半兽人的行踪,里面有小丹尼尔,他还活着!”芬妮激动得挑高了声音,“我们得去救他,他就要被带往西北林外了。”

 

“我不能轻易承诺,但我们会有一个决定。”伊西丝拉住芬妮的手,微微摇头,想让她明白一些不得已的东西,“至少今夜无法行动。”

 

“马丁,你能请芬妮跳舞吗?”

 

“请问芬妮小姐是否肯赏光?”马丁无心歌舞,眼光落在芬妮脚下,伸出去的手停在距离女精灵两步远的地方。

 

芬妮漠然看着他,眼中存有掩饰不住的哀痛。她伸出手来,只为了绅士淑女的颜面。

 

他们的身体一同旋转,脑中盘旋着舞会后的计划。那会是什么样的决定,刚刚安顿下来的精灵会为了一个丹尼尔冒险吗?

 

很显然不会啊!凛冬之战以前他们也不会为了少数精灵涉险。伊西丝的伤心是有目共睹的。若非王储殿下坚持,大绿林仍旧不完整。现在的小丹尼尔怎么能与绿精灵之心、北境国土媲美呢?

 

是啊,精灵也是这样!首生儿女与次生子有着太多相似之处,这个世界的规则也因他们运转。从为数不多进入一亚的埃努的视角来看,他们的有些行为过于冷漠。那么漫长的生命,要经历多少战争才能学会去爱去珍惜要宽容。

 

为等待耗尽了耐心,为悲伤淹没了心灵。世间越来越寒冷。蜷坐在树下的爱尔瑞丝始终没有踏入舞池一步。她将她的不快乐倾注进酒杯,和着凉酒火辣刺痛的感觉咽下。

 

酒杯扔在地上,她去找昆迪,也许还有一次机会不至于彻底失望,也许大绿林的丰饶富足都不能使丹尼尔的同胞寻回善念。

 

那棵老树很大,她听到了芬妮与伊西丝全部的对话而她们根本没有看见她。她背后枝干丛生的老树真的很大,低矮庞大的树冠完全遮蔽了舞会的繁华,她们都没发现瑟兰督伊站在另一边的树下。

 

爱尔瑞丝走在她认不出的果林里,这还是S形狭长林地的最南端,据说是受损最小的部分。精灵清理过这儿,为果木修型,将残根捣碎掩埋,使得每一棵幸存的树在初春时分享受更好的阳光。

 

这是正确的,对吗?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