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20

“我们就这样化装成半兽人混进去?”爱尔瑞丝拍掉手上的河沙。

 

“走路这么优雅的兽人一眼就被识破!”

 

“啊嗯——”爱尔瑞丝体味着,挺受用的,“那我们怎么在戒备森严的刚达巴出入呢?”

 

瑟兰督伊拿出两块黑纱,披在身上像阴影,虽然不能完全隐身但飞起来可能像一对儿大蝙蝠。

 

“刚达巴是半兽人的建筑奇迹。”

 

爱尔瑞丝想起死林塌陷的地沟,一丝狐疑转过眸子。

 

如果地道真的垮了,我们就从地面走回来。瑟兰督伊牵住她的手,这句玩笑就这么传了过来。

 

再往上游去,他们见过木殇之地的遗迹。流水之力征服了阻塞河道的新河洲,但也没能将之冲毁,就这样达到了平衡。新河洲从中劈开,形成两座土台。

 

密林河的源头深藏在灰色山脉的岩缝里,峡谷底部一条路登上坡顶。爱尔瑞丝抓到一个半兽人,问它在做什么。

 

半兽人裂开嘴挤到脓泡,浮肿的脸更显狰狞,它那张恶臭的嘴尚未拢成首字母的形状,干枝后面又有一个半兽人探出后脑。爱尔瑞丝刺死手中俘虏,从声带拔出毒针,轻轻将它放下。

 

新来者看到打盹的同伴,一巴掌将之拍倒。“啊?”它的惊讶还没来得及呼出喉咙,后颈一震,痛得昏天黑地。

 

“你不问话?”爱尔瑞丝探探半兽人的鼻息,同时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有新来的指路。”瑟兰督伊将它们摞起来摆好姿态,下一个半兽人就毫无痛苦地迎接死亡。

 

原地放倒几个半兽人以后,他们在复杂的地形中绕越短小的壕沟,逆行至枯叶成堆的树墙下。在那里风向和气味都有点改变,细细去听,锯木般的翁鸣发自幽深穹窿的山腹。

 

瑟兰督伊点点头,他们一同步入暗道。爱尔瑞丝慢慢落下,低头跟在后面。风吹来半兽人的气息,像恐惧的味道,那是魔苟斯的邪恶在心神上的投影。她的手被拿住,掌心上的一点力像意念在汇聚,心中瑟兰督伊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要抓捕多少矮人拜师才能造出这么宽阔的通风道,魔苟斯遗存的奴仆现在都很好学啊!

 

爱尔瑞丝被他牵着,怒瞪双目,找寻哪怕一丝丝的波动,希望把前面的精灵从黑暗中剥离。

 

让扭曲的灵魂和丑陋的躯体分离,归去曼督斯的神殿,在尼娜的歌声与泪雨的洗礼中重回纯净清明,这个奖赏好不好?

 

爱尔瑞丝眨动单只眼睛,想像一下那是个什么场景。你需要过问一下它们的本意,嗯,它们不一定接受!她忍住笑,捏住他的手指,一点儿小心思转了回去。

 

不接受?接着是瑟兰督伊的冷笑,你见过受赏拒辞还完好无损的吗?

 

嗯,那它们挺倒霉的!

 

通风道尽头的敲击声节律紧凑,木材破裂之音宣告了失败,接着鞭鞘一响半兽人痛苦地低嗥。

 

光亮从他的发丝边缘渗漏过来,爱尔瑞丝看见许多模糊的兽影。好多半兽人在修门。她靠上他的肩头,他矮下身子让她看外面。

 

你看,洞顶上的音符!回旋镖从瑟兰督伊指间飞出,调门一开,血液激涌,将散乱的吱、嘎吱等声音调伏,纳入铿锵悠长的主旋律。镖锋急转,乐曲华变,更多奔涌激昂的音符倾泻而下,直撞上突入洞口的长声尖叫。

 

走!

 

在瑟兰督伊看来,蝙蝠的海之韵漫舞疏密有度,他们可以踩着兽首登上乐台。当回旋镖挨近指尖,瑟兰督伊握住他的指挥棒,踏过几具重鼓,在蝙蝠翅尖缭乱的阴风中腾挪。新起的乐章嘈杂而危险,半兽人插入旋律的休止处,双声重奏改换了急切的和弦。

 

瑟兰督伊修剪音域宽广的黑色旋律,手中白刃如同死光,令更高的音阶跌落。这一场肮脏的雨足以埋没半兽人的视线,精灵趁机跨过修造一半的大门,攀附在石柱石笋的罅隙间。

 

光亮处走进来阿佐格之子,着铁甲的博格,它横挥战锤,一声咒骂:“蠢货!”

 

昏头涨脑的半兽人中止械斗,地道中厅摇摇欲坠的音符倏然止息。博格摇摆着宽大的身躯跨进倒闭的门内。血腥味扰乱了所有生物的嗅辨能力,它就站在精灵下方,额前的阴影里飘动着一角黑纱,但它还是没能分辨出此刻焦虑的来源。

 

“向里搜,抓出外来者!”它以无比坚定的声音下令,却调转头颅,盲目四顾。那颗脓肿的脑袋缓慢仰起,遗留的蝙蝠抖了下翅膀,给了它莫大的启示。

 

“召黑蝙蝠!”它坚起手臂,半兽人同时怪叫。

 

不好,那些不是野蝙蝠,它们是噬血啖肉的恶魔。瑟兰督伊的思绪迅速抢入爱尔瑞丝脑中,她同一时间跃出百步之遥。瑟兰督伊将他抠碎的石块统统打向洞口那边的廊顶。

 

博格挣扎了一下,紧张感从头顶消失,让它最终确认自己的判断。“贼人逃出去了,追——”

 

翼膜收展噼里啪啦,不敢抗命的驯化蝙蝠盘旋折转,短促啼叫,一通谩骂。

 

一只兽四脚着地向内窜去,左右移步没了踪影。通信兵带去了紧张感,不多时甬道上挤满了半兽人。它们双人一组细仔排查,在四通八达的地穴里拉开围网。

 

黑暗。臭气。压抑。一层不变。半兽人并排在精灵脚下狭小的空间里刮擦着粗糙的岩壁。两个精灵本来顺着一条支脉的洞顶摸索前行,现在他们被这对儿卡住的半兽人堵在连接通道里。那对儿不知调头的半兽人个子过高,快要挤到爱尔瑞丝了。后方响起笨重的脚步声,临近时还有沙哑的呼吸。

 

——没有退路了!

 

爱尔瑞丝按捺不住,手中毒针顺势插入半兽人眼眶。那野兽似的咆哮喊出来一半。

 

瑟兰督伊拔出靴筒里纤细的匕首割断另一个半兽人的声带以及咽喉。“跑——”他回手一箭射翻了刚露脸儿的追捕者。

 

爱尔瑞丝胸膛里砰砰地响,像巨大的野兽在心尖上跺足。

 

——我们会将地穴腹地的半兽人都招来,看,还有厨子。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