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21

——噢,瑟兰督伊,你是说直接在厨房看见小丹尼尔吗?

 

当他们跑到环形旋梯连结的两处空间,一段焦香的炊烟盘垣在里头。通道两边都涌进追兵了,所以他们俩方向一致地攀上木梯。

 

“我猜半兽人会将鲜活的食物藏在通风较好的地段,也许我们来对了!”

 

“真是个好地方!”爱尔瑞丝看着很像储藏室的屋子,“依现在的架势,我们才是跑到好地方的食物。”

 

除了必要的煮食,半兽人不喜欢多余的火光,所以这些地道适合躲藏。厨房的亮光引人注目,显得储藏室里暗影深重。

 

咩——

 

“岩羊?”

 

“爱尔瑞丝把刀放下。”瑟兰督伊轻轻拨到她的手腕,让她放松,“是一只小羊。”

 

小羊连续发出受惊的颤音与诉苦的尖叫。

 

“它还有理智。”瑟兰督伊说。

 

“我们可以带你去找你NANA。”爱尔瑞丝承诺。

 

小羊跳起来,喉咙里一串儿低沉的嘟哝和木板的颤音混合成谁也听不懂的鲍比鲍比。

 

瑟兰督伊叫它,“鲍比!”

 

咩!

 

“鲍比!”爱尔瑞丝重复。

 

咩!

 

“你见过一个这么高的小精灵吗?”

 

鲍比不支声。

 

小羊鲍比踢踏踢踏向右转了,那里有一扇门。瑟兰督伊劈开它,成团的蒸汽像妖魔一样挺进储藏室。原来这道墙壁外就是刚达巴半兽人的厨房,巨型铁锅浇滚了水正在熬汤。厨子的吃惊嗥叫不亚于手持锅铲、铁杵出去对付同类的厨房卫兵。

 

“有人入侵——”

 

瑟兰督伊爬上用于投料的环梯,鲍比和爱尔瑞丝跟在后面,这梯子连通了烤排和窑炉那边的进料口,几乎横跨整个厨房上空。磨料、拌料的半兽人从墙壁一圈一圈的工作台上蹦下来追捕入侵者。“活的,哈,有活食了——哈哈——”还有的直接扑向环梯。

 

这地方像个冲天葫芦,与外界连通的就是它的烟囱了。可惜烟道上的扶梯年久失修,有些手一拉就碎成渣渣了。半兽人已追到第一级平台,小羊鲍比却踏翻了梯面。瑟兰督伊抓住角尖将它提了上来。

 

“别慌,像走在岩壁上那样——”瑟兰督伊放走它后向下喊,“爱尔瑞丝,跳起来。”

 

女精灵抓住他的手臂随他站直身体,在同一梯面上俯瞰运梯子、搭弓箭的半兽人。

 

上面一级的梯子又被鲍比踩坏了,坠落的锈铁构件砸伤了几个半兽人。

 

“下次我们再来,它们就有记性好好修梯子了。”瑟兰督伊松开背着的手,爱尔瑞丝才从紧抱着他的窘迫中解放出来。她的下巴撤离他胸前,他们的手指脱开,指尖都是暖暖的。瑟兰督伊十指交握对她说:“跳上去!”爱尔瑞丝没犹豫,踩上就起跳。当她越过坏的阶梯,她和小羊一溜儿往上跑,很快接近明亮的天顶。

 

瑟兰督伊推开烟囱的检修活门,浓浓黑烟吹向怕火的半兽人,勾起它们天性中的恐惧。

 

“别让他跑了!”哪个头领亲自追上来了。

 

在最后一截扶梯前,一拨箭雨打漏了烟囱壁的砖缝。好在半兽人稍微有些头脑,当它们的头领追近了就不再放箭。瑟兰督伊杀了那个头领,抢了它的锤头,又从扶梯上跳下来踹飞了一个肥胖兽人的脑袋。他起手两刀杀净近身的几个半兽人,双腿一蹬消失在浓烟之上。

 

外面,爱尔瑞丝抓住藤索顺下高耸的烟囱。“鲍比!”她喊。小羊四蹄朝天反身跳下,稳稳落进她的怀抱。“好样的,小家伙!”

 

再光滑的石头也有藤蔓攀附。瑟兰督伊举目四望,这光秃秃的山脊隐藏着好几条交通要道。“向那个烟囱去!”他换到山脊的原石上,扬起锤头猛烈敲打一道裂纹儿。那些经受不住风雨袭蚀的石块,还有人工砌筑的灰浆一起向内塌陷,底下传来半兽人的哀嚎。

 

另一个厨房正在排烟,好大的油烟味,半兽人的技巧真的很差,烟尘滚滚就像那下面着火了一样。

 

鲍比躲到爱尔瑞丝身后,女精灵一边抓住羊犄角,不让它乱跑,一边说:“高温蒸气是不可接近的,得想办法让半兽人把锅盖上。”

 

“锅里的油脂燃烧起来,通常的做法是拿盖子封住。希望半兽人懂得这个道理。”

 

咩!

 

“你见过?”

 

瑟兰督伊问它,得到肯定的一声答复。

 

咩!

 

“把干藤点燃,和石块、木枝一起扔进去,让油脂溅出来。”

 

精灵一翻折腾,水汽底部果然变得通透,呼呼大风掩盖不了半兽人的吼叫。

 

两个通风口的内部构造差不多,虽然蒸汽受阻,那些铁制扶梯仍然散发着灼人的热力。

 

“放箭——”聪明的半兽人统领站在锅台上大吼,“把锅盖打开,放箭,射落他们——”

 

盖子上的铰链被拉起,半兽人一齐用力扯缆绳。

 

“快——”

 

锅里冒出一朵急剧膨胀的蘑菇云,瑟兰督伊抢在飞箭的空隙奔下扶梯贴近葫芦宽大的腹壁,躲过背后滚烫的水汽。小羊用稚嫩的角梳理一下粘湿的卷毛,迎向蒸腾的热风一路狂奔,锈蚀的铁件在它的蹄下散开花。

 

接近地面的爱尔瑞丝放倒了几个半兽人,小羊鲍比像嗅到盐味一样四蹄撒开,不等爱尔瑞丝开道就横冲直撞,飞起来,踏着半兽人的手肘跃出肉林。

 

“鲍比——”

 

“有情况!”

 

瑟兰督伊挑落半兽人射来的冷箭,双刃出鞘,清空爱尔瑞丝的一侧。她偏头过来,很不巧地,通风口滴落的凝水砸在烫伤的脸颊上,让她认识到那种特别的痛。

 

“我没事!”

 

爱尔瑞丝听到他的声音又偷偷瞄着他严肃的神情,脑中闪过刺蓟根的形象,可转念一想,现在不是季节啊,要怎么辨认呢?她一急觉得自己脸上更痛,那半兽人碍手碍脚的,怎么还不去死啊!

 

他们追上鲍比是在隔壁的大房间里。挂壁架上绑了一溜儿的猎物,其中有两只绵羊。场子中央站了一个灰白半兽人,紧靠墙壁的十数个半兽人都在为它叫好。它挺了挺胸脯,嗡声嗡气地说:“来吧,只要你战胜我,我就放你跑!”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