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26-2(敏感词是什么?)

“那是我正好说了你想着的那些话!”胡希斜了她一眼,嘿嘿笑着咬紧嘴巴。标准的老小孩儿那种我明了就非得挑明了说的斗气劲儿。

 

爱尔瑞丝张大眼睛看向他,“我累了,你能驮我回去吗?”

 

“乐意之极!”

 

胡希奔跑的速度不亚于换皮人,爱尔瑞丝只见绿满河岸。胡希悠荡树枝编结一条秋千带着她在水岸森林御风玩耍。遇见精灵他们骤然停下,那精灵慢回神撞见庞大的老树冲天的绿荫,待他又疑惑又感慨地走过,他们再悄悄上路。

 

爱尔瑞丝站在高处视野远及木殇之地,历经春花夏雨的几番疗养那处遂成花冠之城。正对大绿林的西北门户,有精灵正在兴建守护之塔。他们曾奉王命捣毁灰色山脉的半兽人支脉,如今长驻此处,只为密林河的源头不能为黑暗的奴仆开个口子。再往东,森林曾经的伤痕积攒下雨水,夕阳的粉彩倒映其间,镜湖闪光,精灵为其命名“泪珠儿湖”。许多许多年后,有天鹅飞落,于是更名“天鹅湖”。

 

“坐稳了!”胡希开始加速,“我要飞了——”当夕阳的最后一丝焰火于天边泯灭,就算是精灵眼也难以分辨胡希长至天际线的影子。霎时那抹虚影停落到王宫阶前,周身绿叶渐渐现出颜色。

 

胡希弯折身子,调皮地凑近窗户查找。枝梢儿顺着声音的方向并拢,树叶儿层层叠叠地铺展开。宫殿里的议论像被这只招风的大耳朵轻巧地掏了出来。

 

竟然是荷丽夫人……她在劝说精灵王……

 

欧罗费尔王显然很不耐烦……

 

“臣民都期盼着有新生的小王子。”荷丽夫人慈爱的话语里充满暖意。

 

“我儿子的婚姻不是筹码,他需要的不是政治,而是爱情。”

 

“伊西丝真的会很难过!”

 

精灵王倒了一杯酒递给她,“在国王精力强健时讨论王储的子嗣问题是大不敬!”

 

荷丽夫人闻言稳端酒杯行了一礼。

 

爱尔瑞丝皱了鼻子,在她心中,荷丽夫人是会尊重晚辈的选择、不出面干涉、令她敬重的长者。但是现在……她离开胡希的耳朵,不愿再听。

 

“他们都欺负你!”胡希绕了个弯儿伸指将她托上瑟兰督伊的窗。

 

绿荫掩映的窗里无人,桌上、地下整齐码放着纸质文书。一看就会觉得是国王临时起意送来的,与房间主人的行事风格不符。

 

爱尔瑞丝轻推半开的窗,她起跳的小动作因为门边儿的一抹儿淡影而停下。瑟兰督伊新装了墨水出现在房间里,正看着她。她为难的小表情儿浮现在嘴角,又有点儿俏皮地含恨看着他。

 

今晚他穿了一件宽松的坠地长袍,在柔和的灯光下整个人泛起珠光。他放下墨水,行至窗边,低声问她:“想清楚了,不反悔?”

 

爱尔瑞丝蹲下身,入眼是盛夏晚晴天的淡蓝星辰。她看着那一双眸子,掠过那高挺的鼻梁,向着他耳畔肌肤遗留的玫瑰色印上定情之吻,却突觉嘴唇擦上柔软的、甜蜜的什么东西,尝到芬芳的味道。一瞬间她明白,瑟兰督伊在吻她,是他先吻了她!她顺势落在他怀里,手指攀上他的背,挑落了他简单挽结的发带。瑟兰督伊的金发带着雨水的气息散开,被她交缠在指尖。

 

她攥紧指头,突然觉得很气,想要咬他,想要揍他,然而拳头抬起只是轻轻拂下。

 

“为什么是你喜欢我,却还要等你允许了我才能追你?”

 

“你不愿意?”

 

“大捌扭!”

 

她捋直他的手,掏出一枚白宝石戒子。那是她师从奥力学艺时,同诺多精灵一起在最初的图娜山上偶得的蛋白石。她将戒子的活口套在他的食指上,锁紧,轻轻捧起他的手吻上祝福。

 

“现在你也跑不了了。”她终于在气势上不输给他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