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26

“爱尔瑞丝,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如果你什么都不说,我想我们会更好过。”她就这样走了。

 

昆迪在那儿站了许久,直到风声转变,他听闻耳畔空洞的回响,假装照看田里的草药。

 

“爱尔瑞丝!”

 

“爱尔瑞丝!”

 

“爱尔瑞丝!”

 

她的身边围绕着昆迪的影子。一会儿是蒲公英,一会儿是马齿苋,还有凉干的刺蓟。昆迪开始送爱尔瑞丝看重的东西,其实爱尔瑞丝只想要整株的药草移栽繁育。

 

她终于失去耐心,放下手边的零活儿,将昆迪收集来的草药分门别类摆满整面墙的药柜。关上门,像往日一样沐浴着阳光,走进枯叶林的阴影,她没有在草药田停留而是一直向西,穿过和瑟兰督伊一起走过的夹道。胡希不在树人山岗的尖端了,那儿出现一条通路,像打开一扇狭窄的门。

 

“胡希的家不在这里,它也只是好奇!”爱尔瑞丝在最高最壮的树枝上坐下来,“这个地方太无聊了,一点没有我想象中的样子。我了解了这片森林的全部,它对我再没有吸引力了。”她狠踢了一下树干,有片叶子离枝,像块祖母绿的宝石,向着水边飞落。

 

“哎哟我亲爱的小姐,”树人呼痛道,“谁惹您生这么大的气?”胡希饮水时打了一个盹儿,这下完全精神了。

 

“胡希,你在这里!”

 

“要不是我在这里呀,看看你将错过什么?”胡希伸手拂落垂挂的枝条,像绅士打理衣裳那样收拾妥当。他并拢脚趾改换了严肃的口吻,“始终鲜花盛开的维林诺,那里一层不变的美景,不是早已使你厌倦了吗?百般重复,永不完结的生命,对万事万物懈怠的观感,不是早已使你愤怒了吗?一切存在即是合理,无所作为的处世方式,不是被你排斥,坚决不要被同化吗?”

 

爱尔瑞丝略微皱眉,倾听胡希讲述她对他说过的话,不知树人话里隐含着褒意还是贬意。她知道这些,这些也曾是她的想法,但都敌不过一个精灵的无动于衷。少女的小小情怀,呈现在天光下,遭受的挫折如同羞辱,爱尔瑞丝也会害怕,大森林里的每一棵树都在看她笑话。她捏断一截儿树枝,恨恨掐住指尖儿。

 

“我尊贵的公主,”胡希将木质下颌担上爱尔瑞丝脚边的横枝,“不如骂他一顿出气好啦,要是骂不醒就甩了他!”见爱尔瑞丝不做声,他又说,“你都决心离开了,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我突然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