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22

小丹尼尔没有武器,被放置在场子边缘。他扑上去打又从半兽人臂下滚开,半兽人抓不住他被戏耍了多次,忍不住咆哮:“来打我,你要能杀死我就不用逃,否则我就把你活着吞掉!”

 

小精灵不与理会,被绑的精灵大笑起来。半兽人伸手两巴掌,被绑的精灵就死了一个。小丹尼尔没有逃走,他跳上半兽人的脊背猛捶它的脑袋,却在半兽人举臂反击之时又跳开。

 

“啊——”半兽人昂首发威,“打死你!”它抓起兵器架上的钉锤抡高了砸过去。

 

冷箭瞄准它的手肘关节疾射而来,这个半兽人巧妙地摆动手臂用锤柄磕飞数支木箭,它的手肘仅仅是受了皮外伤。

 

“谁——”半兽人链锤的尾钉直射精灵,在墙壁上掏个大洞。

 

“上——”

 

半兽人一个字未说完,爱尔瑞丝一把箭清除了喽啰的危胁。

 

“蠢货——”

 

厨房的那个统领刚到,听了咒骂立刻垂首认错。

 

“我叫你抓住精灵。”灰白半兽人更生气了。

 

“是——”

 

瑟兰督伊推开用犄角勾绳子的小羊,割断绑绳。

 

“小丹尼尔向前跑,如果你还想活着的话就不要回头。”瑟兰督伊挽弓搭箭,丹尼尔身前的半兽人瞬间扑倒,接着是第三箭,带着必杀的意志穿过灰白半兽人的颈筋。

 

灰白半兽人顶着无所谓的表情转过它六边型的脸,它无时无刻不在挣扎,筋簇的每一次紧缩都是为了抗击暗箭。它摇起钉锤打散了武器架和挂壁架,下一击准备将瑟兰督伊及其身后的任何东西削成齑粉。

 

因为这么几个精灵,它没能吃上晚餐,现在,它的手脚和它的肠胃一样活跃。多么激烈的一次捕猎体验,饥饿与兴奋轮替冲击着它的神经。它不可能顾惜那些厅堂和岩壁,它只想将精灵拍成松软的肉饼。

 

随着瑟兰督伊的移动,通向出口的墙壁与门垛都被凿穿,精灵背后也没有站立的半兽人了。脓血溅染的逃生通道借此打开。精灵没有恋战,他躲开钩挂的锤链离开灰白半兽人的餐厅,侧身让过被链锤崩飞的岩块。

 

闻讯赶来的喽啰蜂拥挤入侧翼的通道,再晚一点儿它们笨重的躯体就会将逃生之路完全阻塞。

 

瑟兰督伊不能在闪躲上浪费时间了,他抓住跑得最快的一个喽啰,抵挡在锤头之前,随之一齐飞起。几欲震碎骨骼的冲击力加速他的后纵,将他送出更远。他抛下半兽人的血肉与碎骨棒子轻盈转身朝小路掠过去。

 

爱尔瑞丝与被解救的精灵,还有羊,在那条路上狂奔。前路血光爆发,她以攻为守,没有片刻停滞。黑暗像寒气一样裹紧她,血打湿了她的身体,死亡之气挤压过来,侵入肺腑。她在心头狂叫,被绝望摄魂,手下只有反击,抓住每一个“恐惧”,杀死它。

 

一旦前路不再有半兽人也就没有叉道儿,当地穴像牛角一样越缩越小,爱尔瑞丝几乎要哭出来了。羊和精灵不会再被长枪战斧偷袭,也不会再被横尸的恶兽绊倒。可半兽人进不来了前方还出得去吗?

 

灰白半兽人收拢双肩再挺括胸肌,倒提钉锤,像追猎入局的敌国统帅那样骄傲。它的每一击重锤都沿着金发精灵的足迹扣杀。“你跑不掉。”粗哑的笑声里充满了报复欲,“那前面出不去!”

 

“出不去的是你!”瑟兰督伊最后瞥了它一眼,走过腥骚粘滑的一段路消失于寂静之中。

 

灰白半兽人发现它举不起锤头了,地道太矮,再向前它需要弯腰低首。于是它侧首下令,“博格,博格!”嘶哑的咆哮贯穿了整个地穴,“拦住他们——”

 

博格命令它的手下小跑至灰水河上的高山出口堵死那个通风口,它们将沙包、铁锤、弓箭、火把整齐地搬运过来。博格听到水响,它鼓突的双眼瞟向岩石,向那儿一挥手,喽啰们擎稳火把围拢上去堵塞泄水口。

 

有火光照亮,半兽人看见紧贴石壁的浮冰碎了,小块冰凌从幽潭深处升上来,待它们仔细去瞧烟晶一样的水波下能有什么的时候,那些旋转的冰刃豁然立起,从水面炸开。

 

大多数的半兽人捂着脑袋退让,它们当中的几个已经吃惊地看着自己流血的躯体越来越小最终栽倒在砂砾上。瑟兰督伊砍飞它们的脑袋,排开拥堵,登上潭水东岸。其余的半兽人怯懦地后退,又迫于博格的威压不敢逃跑。

 

爱尔瑞丝拖小羊上岸,攥干它颈边的毛,没想到厚实的卷毛成片脱落,鲍比的半张脸秃了。

 

咩、咩——

 

她再不敢碰那猩红的皮肤,扶着羊角安慰它,“不哭啊,会好起来的!”

 

在她身后,呼吸到林川凛冽香气的精灵攀扶在水岸山石上小心地观察那些被金发精灵挡住的半兽人,他们蓄力很久才上的岸。

 

博格大手一推,本不想动的半兽人逡巡着上前。除了瑟兰督伊和他闪亮的双刃所构成的威慑力,精灵都成了绵软的存在,连爱尔瑞丝都半蹲在小羊身侧抓紧时间恢复体力。

 

瑟兰督伊将愤怒外放,对准这些出气的对象时它们被镇压着,他利用半兽人的胆怯,试着拖延。他可以杀死半兽人,甚至可以逃走,但他无法保证同族的安全。他心知难以掐算好时间,他莽撞了,耳边仿佛听见老父熟悉的教训。

 

——哪里的风俗准许王国的储君以身犯险?莫不是悲催老父能容忍儿子最大的任性!

 

于是他低头含笑作答,ADA,我在这里!

 

——待在那儿,等我收拾!

 

父亲的怒气像在头脑中爆炸,不同以往从瞳孔才可以窥见的那一点儿。

 

博格虽不可能听见精灵以意念交谈的声音,但凭野兽天生的敏感它向着大绿林西北尸骸战壕那里一挥手臂,一队半兽人争先恐后小跑着去阻击新的敌人。

 

灰白半兽人派来更多兵力攻击水潭边的精灵,博格不再旁观,它要在下属面前做足威风。它脸上一个脓包两个脓包地挤向一边勉强算是笑了,扬起带钩子的脚踩在已经溢水的沙堤上,它跨向心中理所当然的战利品。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