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

守望-大绿林篇

 

“ADA,然后呢,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年幼的精灵摇着父亲的肩膀。父亲原本稳稳托住孩子小屁股的手臂向下放松,将调皮的孩子放到了木凳上。幼精灵蹦跳着抓紧父亲衣襟,不依不饶地追问:“后面呢,后面的故事怎么样了?”

 

瑟兰督伊抱起爱子柔软不着力的小小身躯,要将他移到里间育婴室的床上。

 

“勒苟拉斯不困。”孩子时刻准备逃离午睡的折磨。

 

他挣脱出双手,攀住父亲上臂,低头寻找踏脚的地方。他想跳下去,却不想在父亲怀抱的高度摔痛了自己。瑟兰督伊按住他后背的手改为抓住活泼好动的孩子。

 

“陛下,偷换货物的商人已经抓到了。”

 

只要再磨一小会儿,也许父亲就会答应午睡时间继续讲故事呢!现在听到了国王起居室的门外响起侍卫的声音,失望的勒苟拉斯贴在父亲胸前偏头望过去。

 

从育婴室到起居室有两道门,有时父亲会在中间的小书房里办公,更重大的事项在宫殿的会议厅和所有的大臣商议。当那两道门关上,安静降临,将父亲烦扰的公务隔绝在外,勒苟拉斯都看不见父亲,就像现在。

 

“为什么ADA的公务总要打扰这么宝贵的时光。”勒苟拉斯向后翻滚,屁股抵在墙面,蹬了一脚再转回来。他抻腰去够脚趾,在床上侧滚了几圈儿,扁了小嘴抱怨,“真无聊!”

 

桃乐丝翻窗跃了进来,一阵风儿地打开又关上门扇,单脚跳上床下的小椅子俯身去看,“勒苟拉斯你困了吗?”

 

幼精灵懒懒地躺平,偏头看她:“我一点儿也不想睡。”

 

“走,跟我出去玩儿,好像有些有意思的事儿要发生。”

 

勒苟拉斯从床上弹起拉住桃乐丝伸过来的手,借势蹿进她怀里,四周景物就换成了森林。幼精灵被她抱着,像飘在风里,林下细碎的阳光为女精灵涂上一层鲜艳的光彩。粉蝶儿伴飞,却来不及停落她的发上。

 

“桃子姐姐,你怎么到会议厅这边来了,会被ADA抓到的!”勒苟拉斯扯起她棕红色的卷发指向一方,“我们到池塘那儿去吧,有很甜的莲子。”

 

桃乐丝跳下树,在换岗的卫队交错过去以后翻进小露台后面的窗子。 “如果这条通路被发现了,以后都不可能溜进来。”勒苟拉斯在她耳边提醒。

 

“有意思的事情在这里。”桃乐丝按下幼精灵的头,细听通道对端的风声。

 

“桃子姐姐最近怎么对政务感兴趣了呢……”勒苟拉斯皱着眉含住大拇指,在桃乐丝严厉的注视下声音越变越小。

 

他们两个躲在会议厅高处关闭的门背后,从缝隙里张望。桃乐丝的目光瞬间锁定幽暗光线中最明亮的那个精灵。在他的脚下,人类聚成一堆……

 

吵吵嚷嚷的大厅中人类各执一词,跪在地上的那个人和他们辩论着什么。他似乎有些急了,膝行几步却被金甲侍卫押住。他抬头张望,大喊着求告:“我没有偷换货物,我冤枉!”

 

桃乐丝看着人类的表演,一点儿也不惋惜。这个愚蠢的人难道不知道精灵一眼就可以看穿虚伪的心?

 

“陛下,我一家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很珍惜这份工作。”他的神情在头顶一圈儿灯火的映照下一丝一毫都能辨清。

 

“比利将本地产的水果卖给基斯老爷。你怎么想的,你连累了我们大家!”

 

“我卖的就是精灵的水果。”

 

“比利是个老实人。”老会长快速摊开手拦住其他族人说。

 

“基斯老爷是我们的大主顾,还指望着他给的零钱买盐和花椒过冬呢!”

 

“本地的水果长什么样,我们还不清楚?”

 

“比利那种馊主意,害己又害人。”

 

老会长听着众人一致的斥责,不再说“事实还有待查清”而是转回头,瞪着的眼里充满了不信任。

 

比利努力扬着头,期盼不发一语的精灵王能够给予肯定。但他只能看到王座前的阶梯,看不清光幕隔开的幻境。他选择叩首以示清白。

 

精灵王的手指微一滑动,近卫刷地侧头,着金甲的侍卫走下台阶将比利提起放在椅子上。他的族人自动归座,露出争执的重点——林地人族要求判定真假的红苹果。

 

年景好,苹果长得又大又红,和往年精灵又绿又甜的苹果外观上相差很多。不识货的商人会认为和人类领地的大苹果更相近,或者根本就是冒充的。一般来说,人类种出的水果很少有这么大个儿的,但是今年丰产,狠得下心来疏花疏果的种植者是会收获如此硕果的。

 

金甲侍卫从中挑出一个红的,擎到比利鼻下问他:“这是从大绿林来的水果?”

 

比利站起来,盯着精灵另一只手中长矛的刺尖儿,坚定地说:“是的。”

 

又一名精灵送来两个苹果,一个大而红,另一个小而绿。精灵将这三只果子并排放在一起让老会长和他的族人嗅嗅,然后像要变魔术一样盖上了托盘。再次呈来的托盘里有三只银碟,一只碟里是削成方块的苹果,颜色略黄,中间那只碟里是圆锥形的小块苹果,青白色,最后的是五角星形的块,偏淡绿色。苹果块全都去了皮。托盘角上还放有一罐细木签。

 

老会长最先试吃的是黄方块,甜中带酸,本地口味。虽然不及精灵的水果脆嫩,口感也很好,而且这只已经是甜多酸少了。其他人更喜欢另两碟的糖水味。老会长嘎巴着嘴,哑了。

 

精灵把托盘送到比利面前,他缓慢地抬起手,伸指,好像木签罐放到了很远的地方。他听到了同族的议论,青白淡绿果肉的才是最受主顾青睐的精灵水果。

 

“我吃过比利卖的苹果,不是这个味道。”老会长斩钉截铁地说。

 

金甲侍卫没有理会,他在等比利说话。

 

比利首次吃到自己种的苹果,确实像孩子说的那样好吃,小九崽还说过阿爸用自家苹果替换精灵的水果可能要露馅。

 

“阿爸——”

 

比利正想着,小九比糖心苹果还水灵儿的声音从没有被灯火照到的地方传来。精灵抱着他的幼子,后面还跟着八个男孩儿。比利一家只缺老太太没有到场了。

 

“比利,当着你所有孩子的面,你不会再撒谎了吧?”老会长痛心疾首地对他说,完全放弃了向精灵索赔的想法。事已至此,精灵换货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林地商会独自承担失信的风险已在所难免。

 

“孩子,你喜欢吃自家种的苹果吗?”抱着他的精灵温柔地问道。

 

小男孩怯生生地点点头。

 

“不喜欢吃精灵的水果?”

 

“嗯。”男孩儿回答。

 

“你能分清盘中哪一碟是自家产的吗?”

 

“能啊!”孩子自豪地说。

 

“小九,不能乱说——”其他两碟小九都说不是,最后一碟看小九越吃越快,连续塞进嘴里三个黄方块、舔着指头上的汁水就要说话,他的大哥等不及了只能抢过话头。

 

男孩儿又要了一块细细品味,慢慢思考,看了看八个哥哥和父亲。

 

“好汉子不说假话!”老会长的族人对那小孩子说。

 

“不要逼问孩子!”比利垂下了头,“是我做错了事。”

 

精灵端来原来的铜托盘,男孩儿爱吃的黄方块正对应着比利的苹果。

 

“你糊涂啊!”老会长想逃避责任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

 

“我的母亲生病了,需要钱,我的孩子们长个儿了,需要粮。我看苹果树的顶果长得好,恰巧今年精灵的苹果也有红色的,我就混进去一些。只有几十只,因为我称重时就少了这么一点儿买药钱。我真后悔当时这么做!”

 

“比利你犯浑让我们大家背黑锅。”男子一拳打在比利鼻梁,比利的八个大孩子扑过去还手。

 

“都住手!”老会长吼了一句,“自己的事回去处理。”他愈加忐忑地斟酌着措词,鞠躬行礼,说道:“精灵王陛下,请(防河蟹)愿谅我们今天的冒犯……”

 

老会长的话没有说完比利就收到了一纸合约。他呆呆地接住,抖得不像个男人。老会长看不起远房侄子的那个窝囊相,抢过来读道:“……解除合约。不再允许比利售卖精灵的货物。”老会长自己也收到侍卫递来新的合约,上面写着:“禁止比利参与精灵的交易……”

 

老会长的儿子心里咯噔一声。完了,赚钱的买卖精灵不带堂弟玩了!老会长折好两份合约,看着木然站立的比利,撂下一句“自作孽!”

 

其他族人放下双臂,失了先前的恨意,转转舌头转转眼珠儿互相看看不好说什么。比起体罚和赔偿,他们都觉得这惩戒重了。但精灵王下达的命令无人敢违抗。

 

桃乐丝躲在门后一声轻笑,悄悄说道:“陛下没有将他们投到林子里喂野兽已经很仁慈了。”她伸指抹平勒苟拉斯皱在一起的眉目再稍稍解释,“当基斯老爷发现林地人偷换了水果,老会长想赖帐。他说是精灵换的货,他们也是受害者。”看幼精灵挺无奈地皱了一张小脸儿不吭气、转头就要扒门缝,桃乐丝抱住他的双臂幽幽地说:“放心,你的ADA不会让这一家子病死的!”

 

精灵王果然说道:“比利,你辛苦劳动,自己种植的果子自己都没有舍得吃过。勤劳的人却不一定永远诚实。”

 

人类和精灵王之间绚丽缤纷的光幕渐渐变得透明,精灵王那双洞悉世情的眼睛仿佛出现在众人的脑海里。比利的苦楚不必再说,比利的愚蠢被引以为戒。老会长自觉理亏,用上全副心神思忖对策。他抹了一下嘴巴松松肌肉,说道:“陛下,这件事情我们也有不对的地方,但这事儿本质上是个误会。嗯,是误会!”他赞同自己,讪笑着试探精灵王的意思,“我们愿意舍去一分利再购买一批水果。”

 

“水果已晒干。”

 

想不到精灵王这么回复,老会长不尴不尬地商量:“我们做生意也不容易。出了这事儿,整个林地商会都受到打击。”

 

“应当庆幸,你们不是大绿林的臣民。”精灵王打断他,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威胁话。

 

“呃……”老会长思前想后,整理过笑容再说,“我保证向基斯老爷说明真实的情况,先前货有问题是我们的错。恳请陛下再分给我们一些水果和干果。”他一咬牙接着说,“为表歉意,这批货我们放弃三分利。”

 

“啊?”他儿子首先不干了,赌气说,“基斯老爷那里还不知怎样交待,要赔钱不如把比利交出去让他打死算了。”老会长年轻气盛的儿子即刻被族人拉走。

 

这个执掌林地贸易十几年的老人深知正经买卖看重长久的利益,其他面子啥的都是虚名。今年林地人能求来货源明年精灵就不会更换货商,到时数尽理由也要把利润涨回来。求人一事只讲温言软语已是占了莫大的便宜,多说几遍又何妨!

 

“我们确实没有攒够过冬的物资,还需要钱。再卖出去一批货能让这个冬天好过些。我们还想尽力挽回林地商会的声誉。我们现在都没有赔偿的能力,真是惭愧!”

 

精灵王端坐在上,俯视着人类脚下一小块作秀的舞台。老会长身为其中主演恭顺的神情掩饰着心中惶惶。他默认自己是个老无赖,为了宗族的利益宁愿放弃高傲和自尊,把无力承担的违约金推给精灵。他还是那种享受着半价进货、跨年付款的优惠条件却不知感恩的坏东西。

 

“可以成交。”

 

“谢谢伟大而仁爱的陛下……”

 

“留下比利,关进地牢。”

 

精灵王的话又一次打断了正在施礼的老会长,他的手下立刻捂住比利八个将要叫嚷的男孩儿。精灵侍卫已经伸手要他们了,而人类踌躇着给与不给。

 

“比利的母亲得的是传染病。”

 

人类迅速将男孩子们推向精灵,又后退几步远离比利撤到灯火边缘。

 

“ADA……”勒苟拉斯抠住门板门缝死劲儿向内瞧,被桃乐丝捉住双手抱走了。

 

“我想回房间。”

 

勒苟拉斯抱住桃乐丝的脖子没精打采地回望宫殿,树林里走出两位全副武装的巡逻精灵,正好一双手抓桃乐丝,一双手抓小王子。

 

“桃乐丝小姐,国王传召您。请将王子殿下交予我们送回。”

 

“我先送他回房间。”

 

桃乐丝神色凛冽,不接受巡逻精灵的意见,抱着小王子从他们中间走过去。他们没有异议,跟在她的后面走向国王的起居室。只要桃乐丝小姐最后走到了国王面前他们就可以复命了。

 

国王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书桌上烫酒的水都没了白气。桃乐丝知道这个怪癖是王妃给培养起来的,她曾偷偷尝过,温热的红酒寡淡无味。她转着心思走来走去,看看这儿看看那儿,看国王这会儿批阅的文件有一卷厕纸那么长,很可能是大绿林的臣民用不太熟练的辛达林语写下了很多重复说明的长句。她耸耸肩,在心里为刚才的联想翻个白眼儿。

 

月光洒进来照耀着粉紫色的野花。这间屋子和王妃离去前一模一样,树藤攀窗钻进帘幔缠住角桌上昙香的根,枝上花苞鼓得大大的,有时王妃会使点小把戏让花儿提早开放点明夜已深沉。

 

桃乐丝看着窗玻璃上的反光,想起小时候被罚坐在墙角数到七颗星星升起,突然警醒这次是另一种形式的罚站,因为她接到命令耽搁不前。桃乐丝半点没犹豫地转身去拉白色花蕾,飞扬的红发飘上窗棱。

 

“住手!”

 

桃乐丝如愿,心情很好地规规矩矩等待训话。

 

“未经我的允许不准将勒苟拉斯带出房间。”

 

桃乐丝不自觉地踮脚显得身量长高了,其实身体都虚悬着,猎装的裙摆盈盈飘动。她在背后绞动手指,那才是小女孩堵气的真实姿态。

 

“我和他在王宫中没有权力决定自己要去什么地方吗?”

 

“溜进会议室偷听?”

 

桃乐丝睁大眼睛满含笑意地说:“我正要进言,王宫的守卫有疏漏。”

 

“比如说可以偷走王子?”

 

瑟兰督伊不怒不笑地盯着她,薄唇轻启,虽然不比审问犯人时的冰冷,但也是她从没有见过的。她瞪回去,心想,桃乐丝又没干什么糟糕的事有什么心虚的,脚下却庄严立正。她垂下眼睑,越想越委屈。

 

“在换防的间隙从小露台翻入会议厅,如果是刺客将会多么危险。”她再度鼓起勇气说出之前分析好的道理。

 

“大绿林里没有刺客,半兽人散发着嗅味走不了一弗隆就会被巡逻精灵射杀。”

 

“凡事没有绝对的安全。”她扇了两下羽睫继续争辩,“不管有没有潜在的危险都应该备好万全之策。”

 

“说出你的目的。”

 

桃乐丝生气了,她最不喜欢年长精灵把她的苦心当成孩子谋求奖励的小伎俩。而瑟兰督伊这会儿可能想笑,他后面再加上一句,“你说加里安的坏话,他知道吗?”就更明显是这么看待她了。

 

“他不会介意我以身试验提出防卫建议的。”桃乐丝笃信的事情很难改变认知。

 

瑟兰督伊想了想说:“你可以罩上长面巾重新潜入试试。加里安的工作没有漏洞。”

 

“这不公平,我已经找出了,重来一次才是作弊。我细心,会思考,完全能胜任王宫护卫的工作。”

 

“那很好,新入职的精灵名单上会有你的登记。”

 

看到瑟兰督伊要结束这次谈话了,桃乐丝很大声地说出“没有”。

 

“你想知道原因可以直接问加里安。”瑟兰督伊有些不高兴了,“没有登记的名字不会送过来审批。”

 

“我觉得这不公正!”桃乐丝的话多少带上点儿酸酸的鼻音了,“我请求调任南疆参加防御。”

 

“即使是普通的战士,也要经过严格的选拔,通过测试的精灵才有资格。战士的身份代表一种荣誉,而荣誉不是求来的!”

 

“我完全有资质……”桃乐丝听到这话很气愤。

 

“你此时的表现说明了不合格的实质。”

 

“我——”桃乐丝的嗓子堵了,眼睛又热又胀。她不想在国王面前失礼就定定神儿,让眼里的泪和心里的痛慢慢沉淀下去。她想为自己找个借口,娓娓说来:“我想NANA了,想ADA!”然而闭上眼睛,又为自己的软弱感到羞耻。她暗自恼怒,怎么就说出口了呢,这下更像个孩子了。一直不敢说不敢想,但不能否认,情感一旦被打开,泪水就止不住地流下来。

 

伪装的坚强欺骗不了桃乐丝自己,也骗不到瑟兰督伊。无声的哭泣也许是种自我安慰,桃乐丝可以在此时此地放松自己,而瑟兰督伊就那么看着她,只要她花去的时间不至于耗光他的耐心。

 

桃乐丝吞下眼泪,让颊边的水光消失,小嘴不自然地揪起,想想自己的样子一定很遭人讨厌。

 

“你若选择被讨厌,我不吝惜给予这样的评价。”瑟兰督伊却把这话完完整整地讲出来了。

 

桃乐丝的睫毛又湿了。

 

“你吃过晚餐了吗?”

 

“没有。”说完桃乐丝就抿紧唇。

 

瑟兰督伊打铃,命令侍卫带桃乐丝到国王的起居室陪勒苟拉斯王子吃晚饭。小王子下巴搭在桌边瞟着桃乐丝,看她气鼓鼓地切牛排,将牛肉粒甩进他的餐盘。他就这么咬住盘子已经有三次眨眼的时间了,桃乐丝知道他想说什么,他的眼睛里写满了她吃个饭也是由侍卫押送过来的。桃乐丝给他的盘子撒了一层精细的食盐。

 

“不要,我不吃盐!”勒苟拉斯推她的手。

 

“不吃,自己切!”桃乐丝开始进食了。

 

门开了,国王走进来。勒苟拉斯坐正身姿,慢条斯理地吃他的牛肉。桃乐丝堵气不问好,国王也不在意。侍女随后端上来蒸兔肉、佐餐酒。勒苟拉斯表示想要,他不讨厌那种草药香气。侍女又上了两份。

 

桃乐丝不喜欢这个味道,觉得很苦,更多的原因是它意味着失去。它使用从小喂食沙参、放养在大绿林里的狼兔为食材,烹制时保留了内脏,尤其是兔心。它是最后联盟之战后王妃为瑟兰督伊王调理身体用的。王确实好起来了,王妃却不见了。

 

看到她居所周围那些可爱的小兔子躺进餐盘里桃乐丝吃不下。狼兔是生活在安佛格利斯的灰毛兔,机敏聪颖,会利用草药。它们逃得过野狼的追杀却躲不过猎人的抓捕,只因为狼兔的心是一味良药。桃乐丝喜欢兔子,王妃就从商人手中全部买下养在大绿林里。虽然加拉特看到满地的兔子总说它们是一种食材但一直没有动它。在整个最后联盟之战期间,它们是不被铭记的功臣,它们牺牲了自己支持联军作战。

 

桃乐丝思念王妃,和其他精灵一样有一点怨言,王妃失踪了,王为什么不去找?但桃乐丝不相信瑟兰督伊像年长精灵说的那样因为伤痛刻意地遗忘,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勒苟拉斯向她眨眨眼睛,桃乐丝撇撇嘴,回他一句心语:你问了那么久不都没有头绪?

 

其实,勒苟拉斯王子心里是有底儿的,他正在一步步接近真相!

 

晚间父亲是温柔的,他会抱着勒苟拉斯讲故事。勒苟拉斯可以坐在父亲的肚子上,或者靠在他的肩膀上,离父亲的脸更近一点儿。但不是所有的睡前时间都有故事听,比如说今晚。天很晚了,国王想睡了。

 

“ADA,”小王子抓紧前襟,不肯换睡袍,“彭格洛先生为珍纳小姐讲完了精灵史课程以后,灰精灵就离开了林顿,然后就到了大绿林吗?”

 

“是的。”

 

“吉尔加拉德在林顿地区展示了他的实力,他亲密的老朋友、千年以来受人尊敬的船王奇尔丹在隆恩湾兴建了海港米斯龙德,并在这深水良港中停泊了许多宝贵的船只。然而,令他们感到悲伤的是,在贝烈盖尔海再难听到乌欧牟的声音,更不用说那些内陆河流了。”

 

“努曼诺尔的伊兰迪尔建都南努尔湖旁,他的臣民沿着隆恩河与巴兰都因河在伊利雅德定居,他是吉尔加拉德的传令官埃尔隆德的亲属,他们两方结成了紧密的同盟。”

 

“除了精灵的国度,人类在四面八方活动,矮人在卡兰拉斯山内建有无尽之阶,并将卡兰拉斯山、勒布迪尔及法怒德何三座山峰囊括进他们的杰作凯萨督姆之中,他们的这项壮举相当于控制了迷雾山脉的整个中段。”

 

勒苟拉斯复述完这三段,觉得最最重要的东西该来了。“ADA,我记得完整吧?”

 

“完整。”

 

勒苟拉斯已经被强制换上了睡衣,但他觉得这个时间再说点什么父亲都不会生气。他垂下眼睑,一幅失意的样子,“这个星期,老师要考核我们的精灵史,尤其是大绿林的部分。诺多族史已经耗尽了我白日的时间,所幸成绩还不错。”

 

“加拉特汇报过了。”

 

“但是我没有精力读完全部的国史了。”勒苟拉斯抓住父亲的衣襟,大声请求,“老师说要考察我们的学习能力,会出现一些课本之外的题目。我怎么知道他会关注哪些重点呢?ADA,把它们编成故事讲给我听吧!”

 

“明晚吧!”

 

年长精灵的明儿晚会不会和人类长辈的明儿一样遥远,谁知道呢?

 

“考试就在这个星期,只是还没有确定日期,早一天学完也许能省下复习的时间。时间紧迫!”勒苟拉斯说得很流利很急切,但观他父亲没有妥协的意思,他嘟起小嘴,补充一个问题,“ADA,你想知道NANA怎么评价你吗?”

 

瑟兰督伊抬头,但没问出口。勒苟拉斯自答:“NANA说,看着养眼,抱着舒心!”被父亲一手按倒,听命“不许起夜,一睡天亮!”

 

“NANA,我遵守了我的约定,你也要遵守你的!”勒苟拉斯藏在被子下呢喃。

 

瑟兰督伊整夜站在露台上,看着清亮的夜空,听着耳畔的风……

 

翌日,桃乐丝小姐接到国王口谕,准许她随同南巡的精灵到军营探亲。

 

“好好学习你的精灵史,拿个好成绩!”桃乐丝轻轻提了提小王子的两只耳尖儿。

 

勒苟拉斯为她送行,在她肩膀套上一只大篮子,大声说给某精灵听。“我记不住,我讨厌死记硬背。”

 

桃乐丝向后望了望,总觉得很失落,瑟兰督伊待她和王妃不同,终不能像女儿。“我走了,我让渡鸦传信给你。”她又捏捏小王子的脸蛋,换来一声叫嚷,“不要捏,都不圆啦。”

 

渡鸦是很好的信使和巡察兵,只是没有王妃督促,它们不会忠于职守。所以勒苟拉斯在桃乐丝到南疆一个星期以后才收到她到达那天回传的信。展信如见,桃乐丝讲述她那一篮子美食的功用,交下很多知心朋友。她说她才知道南疆有好些东西她不喜欢吃但必须吃。她又问及勒苟拉斯的课业和那个他们共同关心的问题的进展。

 

“我亲爱的小王子,您从国王嘴里套出话儿来了吗?”她写道,“我与NANA和ADA见面了,他们很高兴。我也乘机找过,这边没有爱尔瑞丝王妃的踪迹。”

 

“我的精灵史考试仅只是合格。”勒苟拉斯回信,“我现在觉得,我拿弓箭会比书本更有天分。”

 

看着信鸽飞走,勒苟拉斯戳戳笔尖,这话说大了,桃乐丝会怎么回话呢,是鼓励还是嘲笑?他现在连弓弦都拉不动。

 

“咦,”勒苟拉斯转向门,“ADA,我在练字。您下午有空吗?”

 

“你想去森林里?”

 

勒苟拉斯欢呼一声要父亲抱他。

 

“我再不见阿美达,它都要记不清我长什么样子了。”

 

“不会的,你没长那么快。”瑟兰督伊抱起儿子,吻了吻那颗浅金色的小脑袋。

 

勒苟拉斯15岁了,还像个人类幼童,而自己在那个年纪,连走出花园的资格都没有。

 

在神的维林诺,光明精灵50岁成年,没有任何的不快乐会损耗精灵的生命。在迈雅美丽安的福咒下,辛达灰精灵百岁成年,尽情享受童年的欢笑。而大绿林的西尔凡50岁举行成人礼,用稚嫩的双手接过祖辈的长弓与配剑。险恶的环境催促他们快快长大,拿起武器,保卫家园。

 

人类说西尔凡凶狠,不像精灵,但他们的血性是生活磨砺出的。他们没有魔法,只有一个王国,而远在两千多年前,他们游荡在美丽的森林里,延续祖祖辈辈抵抗魔物反复侵扰的生命历程。那个时候的无奈与成长之痛,是人类祖先应当了解的。

 

瑟兰督伊还记得,和父亲第一次踏进这片森林,不甘放行的河水在背后怒嗥摔打。他抚上一棵古老的橡树去体会斑驳的树衣粗糙的纹理所讲述的语言。

 

“你还期望他们能回应你吗?”父亲站在绿色的光影里。

 

除了雅凡娜遗留世间的创作,这片森林没有精灵熟悉的神识,他们的悲伤无处传递。森林向天展开胸怀,傲然挺立于被维拉遗忘的这方世界。

 

“它回答了。”瑟兰督伊深入密林,他疲惫不堪的族人手撑树干拖动双腿一步一顿地跟在后面。

 

树叶沙沙絮语,飞鸟往来,枝头果子红艳。以精灵的嗅觉可以分辨这方林地的丰饶,长吸一口,饥饿的肚腹被熟香填满。

 

风扶柳叶,柔枝轻摆,中央古树似好客的主人盛情邀约。树后黑影转出,喷出腥气。肥厚的肉掌边缘伸出利爪不遗余力地拍下,毛绒绒的长吻探向瑟兰督伊的颈窝。

 

瑟兰督伊绕它转了一周,没有拔剑而是跳上古柳想要将熊一击杀死。不是枯枝的柳条脆断,古树半边塌落,精灵掉了下来。熊笨拙有力地扑击,前掌合抱,仿佛一探身就咬得到。然而精灵躲开了。熊气急了嘶吼,吐出热乎乎的腥臊味儿。

 

无法避免正面还击,瑟兰督伊抽剑旋身,剑尖伸入熊掌之间刺进咽喉,站立的棕熊向后仰倒。剑势触及古柳切开了树身,枝上一团阴影起跳前失稳,麻狸伸直的前爪差一点儿擦伤瑟兰督伊左颊。

 

欧罗费尔一箭穿透狸猫右眼,未死绝的麻狸落地复又起跳,被瑟兰督伊一剑割喉,麻狸穿在箭上的脑袋飞了出去。树稍传来恶劣的声音,数十只狸猫仿佛喊着号子实施围剿。灰精灵张弓搭箭,一箭一只。

 

狸猫素有独居的习性,此刻出现了一群让精灵十分的诧异,它们还配合有度地共同出击,不能不让精灵怀疑这些小兽是被什么人训养的。

 

待挑落所有的麻狸让林地安静下来,红日已经没有树稍高了。欧罗费尔抓住儿子肩膀,又翻掌向上,终是没有去抚摸。儿子脸颊的旧伤,是父亲心头的痛。要是那只小恶兽的爪子再快一点,欧罗费尔不敢想象,他就是使出全部的灵力也无法压制。

 

瑟兰督伊硬生生偏过身,躲开父亲的视线,幸好没有其他精灵看见。他的族人累得背靠背坐于地,垂头丧气。经过跋涉与激战,显然他们想要休息的心思更迫切些。

 

“带上洛奇和彼得,举上火把,找到可食用的野果。注意树林里的动静。”欧罗费尔对他儿子说。

 

“遵命。”

 

林地很快暗下来,火光中,一切都显得不太真实。

 

瑟兰督伊刚将迈大步的洛奇拉拽住,那棵古柳咯咔裂开,半个主杆摔倒,洛奇的脑门儿一阵寒凉。腥气和灰尘扑出,在瑟兰督伊他们周围投下迷障。灰精灵第一次体会到来自树木的恨意。森林恨他们,恨他们和人类一样偷窃和掠夺!

 

欧罗费尔比族人更快一步闯进去,他的护卫在四处瞭望。

 

“是受我剑伤的柳树裂开了,古柳多空心,中间没有异样。”瑟兰督伊靠近父亲禀告。

 

“确定一棵没有问题的果树,只要一棵就够。”

 

“是,领主大人。”洛奇和彼得开始采摘。

 

树林深处飘浮着浓重的雾气,更大更艳的果子总在更远的地方。

 

评论(1)

热度(39)

  1. 机智的人类琉璃琉璃心 转载了此文字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