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23

瑟兰督伊也瞄着它,不论它先从谁下手,他都要接过来。他的长剑像是陪它玩耍。博格不是一个弱者,它为父亲觅食的本事无人能及,它擅于活捉精灵,是它的娇惯养成阿佐格现在的进食癖好。

 

博格很满意面前的精灵,那会是一顿美丽的夜宵。首先抓住这个最有活力的,捆住他,不让他再消耗体力,比起那些躺地上、捡回去很可能死掉的更能讨得父亲欢心。

 

瑟兰督伊有他的想法,玩起花样来刁钻古怪。每一剑的切口都不算深,在博格生猛的进攻下精疲力竭的精灵很难造成致命的创伤。但瑟兰督伊不仅仅是招架,他还给对手划下血流不止的伤口,让博格看起来像在浴血奋战。这可不是半兽人引以为傲的英勇,相反博格又羞又恼哇哇怪叫。

 

再叫得响一点儿!爱尔瑞丝在心里重复。她不担心围拢成圈儿的半兽人会放箭,安静地欣赏博格比号角还管用的长嗥。瑟兰督伊的白刃接近博格的颈项,这下它的耳朵都没了。

 

那一队去阻击的半兽人早停下脚步看着笑话,夜色朦胧中那一排人形的靶被西尔凡精灵拿来练箭。

 

精灵的箭矢已到,博格的“使命”将尽。它的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后仰,瑟兰督伊的剑刃抵在它的脖根,鲜血如注。先前半兽人并不懂得忌惮首领的安危,现在它们感受到精灵的危胁,一些半兽人狞笑着抬高箭头,瞄准时时欺压它们的博格。

 

爱尔瑞丝发现它们弑主的举动,手中寒光闪过,瑟兰督伊背后的那几个半兽人全部掉了脑袋。

 

博格凄厉的叫喊中多了几个转折与抽气停顿,正如爱尔瑞丝料想的那样,它身中数箭,最后一丝意识被痛苦与怨恨占据。瑟兰督伊提着它的后颈,纤长白刃撸皱了肌肤,一点点割断韧滑的气管,切进脊椎的缝隙,博格的头颅几近仰翻。瑟兰督伊压低它的脑袋,它脖子上的血口子闭合,瑟兰督伊一撒手,不再嘶嘶喷气的挡箭牌萎顿在地。

 

爱尔瑞丝就知道会这样,那些笨蛋半兽人所谓的追杀与被杀都免不了在族群中制造嫌隙。当阿佐格看到儿子身上的黑木箭会做何感想呢?现在的她有点过分轻松了,甚至期待瑟兰督伊回望一眼,她的金发精灵!

 

火焰爬上瑟兰督伊左颊,又瞬间隐去。那是魔法维系之下的平静,褪去血色,他的侧脸光洁而通透。爱尔瑞丝脸上的浅笑荡然无存,她谙知那些隐秘的花纹,之前燃烧的印痕蚀骨般深刻。指尖触摸到的那种痛楚被她从心口挑离,落在自己烫伤的脸颊上。她忽而缩回手,一把刀光指向半兽人。她反复自问,除了杀敌还能怎么办?

 

瑟兰督伊挽起地上的精灵向大绿林靠近,爱尔瑞丝搀扶着另一位迎向远来的接应暨他们的希望。

 

欧罗费尔率领西尔凡杀尽半兽人。等到阿佐格出现,雷鸣般一声吼,驱赶所有下属前来追击。欧罗费尔领主引诱它们进入骸骨迷宫,熟悉的气味并未使得阿佐格心生疑虑,相反,它为看不见精灵而烦躁。

 

“杀——杀——”它已结痂的伤口渗出脓血,叫声喑哑。

 

绿精灵藏身树头,对准半兽人首领的后脑,在它迷失于曲折的通道终于想退却的时候,万千箭矢像寒夜冷风吹透了躯体。阿佐格拗断穿过左臂的箭杆,环顾身周,下属已经挡在身前死去了。只容一人通过的甬道处处堵塞,铁箭头带起的风擦着耳背刮过。它突然扛起一具死尸贴近左侧向外狂奔。

 

这次逃回老巢的半兽人不足百个,其中就有战斗力最强的阿佐格。就是它日后改良了半兽人的铠甲,加上铸铁的花领,让半兽人珍视自己的脖颈,并成为身份地位的象征。

 

半兽人逃走以后空气变得好点了。伊西丝走近树林边缘,她和她的绿精灵都拒绝踏入骸骨迷宫。

 

“大绿林的国王和王储双双犯险,我们不答应!”虽然表面看起来很不听话,但伊西丝没有违背王的旨意,她的双脚从未踏出大绿林。所以在这场见面中她有更多的底气,并且着力强调敬语,“恭迎国王陛下与王子殿下归来。”

 

欧罗费尔像晨曦之中的一道阴影,越过她,披风扫过的地方众精灵寒蝉若噤。瑟兰督伊乖乖跟上,他明白老父这是怒气鼎沸,外物不能转移其注意力了。伊西丝朝他耸耸肩,卓尔站在一边心痛地叹口气。

 

“卓尔,密林河上游峡谷中有刚达巴半兽人的通风口,堵死它。”

 

“嗯!”卓尔没有犹豫,却瞪着瑟兰督伊不说话。国王转入行军营以后他淡淡应答,“陛下默许了!”在谁都不想引来国王注意的时刻他点兵北上,解决后患。

 

虽然一经知晓全然不能忍受一星儿半点儿的拖延,但是作为战士卓尔还是有觉悟先请示后出兵的。唉——他又长长地叹息,瑟兰督伊怎么一点儿这方面的自觉都没有呢?

 

“嗯,要怎么杀死凿洞的半兽人,堵死活埋,还是挖塌了炸掉?”卓尔低声说出来,让同行的士兵都来出主意。这么一来气氛有些轻松搞怪,那些死定了的半兽人只是欠缺一种死法罢了。想着想着,他突然领悟,啊,瑟兰督伊那坏小子一定是故意拉他下水。不过,他十分乐意干破坏敌人计谋的事儿。还有就是,嗯哼,现在的瑟兰督伊,逃脱不了惩罚啦……

 

国王与王子快马回到阿蒙兰,霍恩在此迎候,他的摄政使命已完成,大绿林南北两境又恢复日常防守了。

 

瑟兰督伊走进父亲的书房,欧罗费尔攥着马鞭踱了一个来回,看到他,指指书桌前的座位。

 

“坐下!”

 

瑟兰督伊坐到高高的一摞文书后面,看看房间边角积压的公文,回头想看父亲。

 

欧罗费尔将手放在他肩头。“放心,ADA不打你!”说着,另一只手把马鞭按在桌面上,“这些,是近几天的,需要紧急处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