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琉璃心

绿光森林14

“树的牧人。”

 

“树的牧人?”欧罗费尔想听听儿子是怎么想的,他小声念叨,“现在是冬天。”

 

瑟兰督伊说道:“到了必须叫醒他们的时候。”

 

“真是令精灵振奋的消息!”欧罗费尔站起身,挺配合地转了一圈。有些不忍地微笑着想说,孩子,树木越冬睡得很沉。

 

“ADAR,如果我们抛弃北境,家园就不完整了,绿精灵的感情也不会完整。”

 

孩子,你想要一个家吗?

 

这一路走来,餐风露宿,确实没有能称得上是家的地方。欧罗费尔想抚上儿子肩膀,却又觉得自己懦弱。他收住手指,再斟一杯酒,没有叹气,接着高调说出:“上次你在死林打得酣畅淋漓,沉木渡桥也拆了,还在安都因河游玩了一圈儿。把ADA扔在密林里好辛苦很委屈!”

 

欧罗费尔故意不去看儿子无奈的小眼神儿里透露给他的那一点点鄙视,背转身去喝酒,然后爽利地说:“这次该你看家,换ADA出去玩了!”

 

“ADAR,美丽安王后离开明霓国斯以后,有你镇守,连矮人都不敢冒进。防守半兽人在东林地的长线进攻还有比您更合适的人选吗?”

 

“奉承不管用,是战士就服从命令。”欧罗费尔有着更多想法,但他不会说。自瑞丽菲娜走后,他就只能守着一份家的温暖。而能带给他那份温暖的精灵,只有一个。

 

瑟兰督伊定在那里看老父耍赖,一时没什么对策。

 

“报告!”卓尔挑帘,“伊西丝带着她的精灵偷偷跑了。”卓尔扫视一眼静立的瑟兰督伊和饮酒的欧罗费尔,问道:“要追吗?”

 

瑟兰督伊屈膝行军礼,“领主大人,瑟兰督伊请求辅助伊西丝剿灭半兽人。”

 

欧罗费尔微微皱眉,“卓尔与你同去。”

 

待他们走出营帐,身后传来水晶崩裂的声音。卓尔一个急步撞上停下来的瑟兰督伊,小声说道:“兄弟又不听你ADAR的话了。”

 

瑟兰督伊稳住脚步迎向加里安,加里安收住兴奋先责怪说:“卓尔又低头走路。”

 

“我在勘查脚印。”

 

“莫奈尔、马丁、巴丁都到齐了,”加里安一字不停,“伊西丝往密林河去了,我想她要首先解决距离刚达巴的瞭望台最近的据点。”

 

“不太妥当。”这和卓尔的想法不一样。

 

有这想法的不只是站在北境森林里的六个精灵,在他们身后一抹轻捷的魅影解决掉辛达避过的所有半兽人,那几堆篝火也迅速被扑灭。爱尔瑞丝攀上老树,手掌空空在粗粝的树皮上拍打,默念着:醒醒,快醒醒!爱尔瑞丝跳上另一棵,说道:“快回答我!”她又换了一棵树,冰凉的雪滑到她的指背上,散开清淡的松香。她抬头看天,针叶在眼前重叠,影子边缘镶满了银边儿。胡希是一棵阔叶树,他很可能不愿与长青木为邻。

 

爱尔瑞丝记得临行前昆迪冲进她的营帐,让她的私自行动变成了公然出走。营火那时强烈地震颤,火头都燎上了帐幔。已步出帐外的她心有犹疑给了昆迪一个机会。昆迪回身看到一身短猎装的她站在外面,使劲摇头说不清他的想法,只是重复着“你不能去!”爱尔瑞丝还没有看到过他这般语无伦次,蹙眉等待解答。

 

“那是半兽人的陷阱。”

 

“那更不能坐视不理。”爱尔瑞丝长久地注视着他,昆迪有足够的时间适应火光与暗影交织的光线,看清爱尔瑞丝的期待,并将树木的轮廓收进眼底。夜晚的森林岿然不动,犹如一座庞大的宫殿。曾经以为是坚实的靠山,如今却要舍弃一半。

 

“你会同去?”爱尔瑞丝语气平淡,像那东逝的流水没有回头也无须等待,她就要从昆迪眼前消失了。

 

“爱尔瑞丝,我爱你!”昆迪抢白,他忽略了爱尔瑞丝的问话,想抢上去拉住她。

 

“我不会放任我的同族遭遇危险。”

 

“不,东林地一样有危险,”昆迪压低声音,“我们不能撤走,半兽人会长驱直入。”

 

“所以,守好它。我们理应分兵。”

 

“绿精灵那么做意义不大。”

 

昆迪被打断了,爱尔瑞丝不想在非军事战略问题上浪费精力,“也许霍恩的部署正确,你负担自己的责任。但你拦不住他!”

 

“爱尔瑞丝——”昆迪的大吼耗尽他胸中气力。

 

夜色深长,零星的火堆旁一个接一个出现的精灵被号令加强值守。霍恩禁止西尔凡擅离营地,并指派昆迪监视东边界。昆迪伏在柏树枝上的身影寂寞寥落,四周是雪花细小的闪光。他像潜伏的巨鸟,一动也不能动,而她呢,则像好奇的飞蛾,纵使燃尽也要追逐希望。她的人与她的心正在远离,她的爱与她的行动在一起。

 

东林外不会有她的身影,昆迪手心是干枯的皴皮,肩上的重担坚硬却不容逃避。天亮了,他像树杈上覆雪的鸟巢,大山雀飞来栖脚。“昆迪,换防。”直到霍恩亲自下令。

 

辛达的前哨远至北境,绞杀越界的半兽人,把它们的尸体挂在密林山下。西尔凡埋伏在双流沼泽南岸,结霜的浮草从眼前蔓延开去,一连三天保持着雪后无垢的大地。

 

半兽人破冰之声在午夜传来,一小队先遣兵从沼泽边缘强行通过。

 

“射——”精灵箭起,一支支带着厌恨直取性命,一点没有久等疲惫的迟顿感。

 

原以为中计的辛达全数开赴北境,迷失在丛林中,驻守森林路东出口的西尔凡小队经由两次冲锋就可以围歼。失策的半兽人躺倒在冻泥上,它们的身体铺就一方战场。

 

西尔凡没有恋战,一排箭雨成功制敌以后,他们反扑背后强攻的半兽人,很快与消息灵通的辛达汇合,将猛攻的半兽人逼进沼泽。

 

霍恩已经在东荒地与半兽人砍成一团,昆迪助力人类在围栏庄园以北截击。半兽人被圈在东荒地,再不能南下一里格。困兽犹斗,何况半兽人培育的大批生力军在上次战役之中并未尽力。车轮战中半兽人一波一波向林地推进,像巨大的齿轮啃蚀着森林的轮廊线,使东边不可避免地向内凹陷。结果是树木的毁伤和大批精灵的死亡。


评论

热度(9)